一夜红遍全球的ClubHouse,能摆脱“短命应用”的宿命吗?
观察

一夜红遍全球的ClubHouse,能摆脱“短命应用”的宿命吗?

Mr.Liyu · 2021-02-18 11:03

【摘要】语音社交的未来已来!


文 | White Yan


ClubHouse火了。


尽管中国大陆并未开放使用,但这并不影响它在中文互联网圈的热度,一时间,在科技大V和普通网民的朋友圈里,邀请码都成了新的社交通货。


大热的场景似曾相识,小咖秀、Zepeto和绿洲也曾享受过这种待遇,结合它们如今的状况,不由得让人产生类似的联想——ClubHouse和所代表的语音社交,是否也逃不过昙花一现的宿命呢?


01

马斯克站台、估值10亿的ClubHouse,

为什么这么火?


ClubHouse能火到全球皆知,要归功于马斯克,但实际上,这位硅谷大佬实际上只不过是点燃了导火索的人,在他之前,ClubHouse已经在欧美的互联网悄然走红,多国应用下载量均为第一,与此同时,公司估值也由去年的1亿涨到10亿,马上将获得风投界传奇A16Z的二轮融资。


ClubHouse之所以能如此成功,靠的并非技术创新,而是模式创新和营销手段。


在人均社恐的当下,一场轻松愉快、言之有物的聊天是奢侈的,和身边好友来来去去只有那么几个话题,认识新朋友也普遍需要熟络的过程,但这两种场景下都会产生一定的社交压力,因为要随时注意遣词造句和别人的情绪变化,让人很难专注于聊天本身。



而ClubHouse则提供了一个这样的空间,玩法大概是这样:


主持人创建一个房间,约几个嘉宾后即可开始聊天,房间里随时都可能进来其他听众。这一过程中,听众想发言或者提问,可以举手申请,主持人同意后即可成为嘉宾。主持人和嘉宾无需一直陪伴,可以将自己降为听众,或者直接离开房间。


对于大部分人来讲,在陌生人面前说话还是会有些困难,所以ClubHouse对功能做了限制,只能使用语音连麦,没有摄像头,不需要露脸,可以大大降低参与者的心理门槛,而且还设置了一条铁律——对话将不会被录音,也不会被保存,如果发现有录屏行为,将会被直接踢出。


并且,为了提升用户体验,ClubHouse还去掉了私信功能,如果你觉得某个人很酷,那么你只能关注,想要进一步和这个人发生连接,就只能下次在同一个房间里相见。


可以看到,所有的功能都指向一个核心目的——好好聊天,这种简单纯粹的线上聊天仿佛回到了千禧年前后的BBS和语音聊天室,整个氛围放松且温暖,你可以选择说话或在一旁倾听,聊累了随时可以离开,全无线下社交的压力,这是ClubHouse能吸引大量用户的根本原因。


实现模式创新之后,ClubHouse明显不满足于只靠模式红利吸引用户,于是,它开始利用邀请码和各界名流资源完成进一步增长。



ClubHouse规定只有获得邀请码的人才能加入,因此创始人保罗戴维森(Paul Davison)和罗汉赛斯(Rohan Seth)利用手中企业创始人和投资人的社交链,让各界名流纷纷成为ClubHouse早期的种子用户,除了马斯克以外,还有知名脱口秀主持人奥普拉、喜剧明星凯文哈特、克里斯洛克,以及不少硅谷创投圈精英。


从去年到今年,一时间,似乎拥有Clubhouse 邀请码成为了一种社会地位的象征,连黄牛都开始进场炒作,据说甚至一个邀请码可卖到1000美元,不得不说,ClubHouse完成了一次教科书级的营销。


模式+营销手段的双重结合,让ClubHouse全球范围内火爆的同时,还收获了资本的垂青,尽管目前仍需邀请码,但据官方透露,近期将免费开放给更多人,并增加一键关联其他社交媒体平台的设置。


02

突破社交天花板,

语音社交“赢”在何处?


当ClubHouse在全球走红的同时,语音社交这一模式也开始被广泛认知,不少相似模式的应用也获得了一次难得的露出机会,递爪就是其中之一,其创始人朱晓华接受了Morketing的采访。


“ClubHouse的爆火主要是因为美国疫情严重,大家普遍都不出门,因此产生了很强的社交需求”,当问到如何看待ClubHouse的突然走红时,朱晓华这样解释道,“其实语音实时通话技术成熟时间并不长,之前应用到别的地方去了,现在等于是找到了新的玩法和模式”。



19年8月,递爪正式上线,彼时的互联网社交领域早已被瓜分完毕,甚至各种主打新模式社交的应用也所剩无多,之所以选择在此时入局,朱晓华有着自己的考量。


“社交领域诞生了很多成功的产品,也有很多的细分品类,但其实所有产品的天花板基本相同,走到最后永远跳不出两性社交的窠臼,尽管这部分需求很强,真正能达成有效社交关系的难度却很大。


但实际上,在社交中除了一对一的场景以外,还有多人的场景,大家在一起交流,享受聊天的乐趣,其实这样空间反而会变得更大、更多元,这块在当时是没有人做的。”


用更高效和灵活的方式完成人群聚集,这是语音社交的第一大优势。


ClubHouse结合了社区和社交,用不同类别的Club聚集不同兴趣人群,在刚开始使用时就做好了人群分类和聚集,无论你喜欢哲学还是动漫都能找到同好,其本质上仍是靠内容吸引人。


而其核心的语音实时聊天功能都只是连接方式,用户在Room中交流的内容甚至不会留存,每一次讨论后,留下的只有人和人的连接,这和微信通过群聊、朋友圈等方式聚拢用户的方式异曲同工。



刚才说到通过内容聚集人群,其实语音聊天的过程本身也是一个创造内容的过程,这是语音社交的第二大优势。


ClubHouse之前,一家名为Anchor开发了一款产品,其创始人希望该产品能实现播客大众化,因此它提供了一些非常简单的音频录制工具,一个存放音频的地方,以及一些社交功能,让你可以找到并追随其他创作者。


可以说,Anchor已经有了一些语音社交的影子,但最后还是无疾而终,不过这启发了ClubHouse,对大众来说,制作和收听播客本身门槛实在太高,但闲聊却毫无压力;但对平台来说,聊天本身就是一种新的内容产出方式,它非常符合未来内容创作者和消费者界限逐渐模糊的大趋势,就像曾经的博客、朋友圈和抖音一样,普通人也能在谈笑间过回当播客主的瘾。


不过,尽管语音社交软件为普通人提供了一个说话的平台,但大部分人在具体使用中仍是以听为主,这也是语音社交软件的第三大优势,即音频消费需求。


从形式上讲,听别人聊天和听播客可以说一模一样,但不同的是,在语音社交软件上既能听大佬们聊天,也能听普通人家长里短,当聊到自己感兴趣的点,还可以随时举手请求参与,与场上的人直接互动,这点也是播客无法比拟的。


03

爆红过后,语音社交仍需翻过四重山


尽管ClubHouse如今风头正劲,但不少人仍认为其模式无法长久,存在很大的问题。


首先,语音社交运营成本高。作为以实时语音对话为主要功能的平台,ClubHouse对互联网实时通讯服务的要求非常高,按一个14人的聊天室,每分钟消耗1毛钱的运营成本计算(该成本非统一定价,随各家购买量浮动),当前拥有500万用户的ClubHouse,每天花在声网上的钱就要100万,随着后期用户量的不断增长,烧钱的速度也会越来越快,在这种情况下,ClubHouse必须尽快找到变现方式,否则将会陷入难以为继的境地。


其次,语音社交平台的变现路径少。据递爪创始人朱晓华透露,目前平台在变现上还处于探索阶段,目前设定每个聊天室都有固定的免费时长,超过一小时则需要购买加时卡,此外,还开发了“投喂”功能,聊天时参与者之间可以互相赠送礼物,相当于直播间打赏,可以分摊部分声网的费用。



第三,模式没有技术壁垒。微信、陌陌等主流社交平台只需开发一个类似功能,凭借其用户体量,很快即可抢占大部分市场,这可能会让有意该领域的创业者望而却步。


第四,强调实时、不录音的语音社交平台很容易触到政策监管的红线。2月8日,ClubHouse被“墙”,其很重要的原因在于其直播间内开始出现各种不和谐的内容,之前主打灵魂社交的Soul也因为涉黄被责令下架整改过一段时间,语音社交平台需要考虑如何在保证用户体验的情况下,保持与相关法规与监管之间的平衡。

 

“递爪一直秉承着‘装好刹车再上路’的理念来做产品,在首页浏览过程中,你可以明显地发现我们在内容调性上与ClubHouse的极大不同,在内容安全防范上,递爪也已建立了更为系统性的措施”,朱晓华补充道。


尽管问题颇多,但朱晓华对语音社交未来的前景仍持乐观态度。


“说实话,目前没有太担心商业化的问题,未来还是想借ClubHouse带起的流量让递爪再往上走一走,因为我们有很多各领域的精英资源,未来不管做内容付费还是知识付费,流量变现的空间还是蛮大的。另外,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发展,递爪内部也有很多KOC,聊的内容质量很高,目前正在试水录音局,未来这部分也可以制作成音频节目。”


04

结语


今年2月1日,曾经定位为游戏语音工具、后来逐渐成长为语音社交平台的TT语音宣布完成1亿美元B轮融资,与之相比,ClubHouse和递爪等代表语音社交的平台尚属发展初期,随着语音赛道越来越被资本看好,必将引来各方势力的新一轮争夺,但从目前的形势来看,语音社交未来必将成为一个独立赛道而存在,至于最终谁将越过龙门,仍需在商业化层面找到新的路径,并且需要做好和大平台竞争的准备。


本文由Morketing原创发布

已有0人收藏

已有0人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后参与评论

已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