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集团纷纷裁员、降薪,2020广告业的日子不好过 | Morketing观察
观察

广告集团纷纷裁员、降薪,2020广告业的日子不好过 | Morketing观察

陆涛 · 2020-05-20 11:41

【摘要】冠状病毒的全球大流行正在影响全球广告公司的生存和发展,它已经对人们的生活工作产生了巨大影响,外出活动受到限制、会议取消、旅行改变计划,绝大多数广告宣传活动被迫暂停。

冠状病毒的全球大流行正在影响全球广告公司的生存和发展,它已经对人们的生活工作产生了巨大影响,外出活动受到限制、会议取消、旅行改变计划,绝大多数广告宣传活动被迫暂停。


5月19日消息,据Adweek报道,随着疫情继续影响广告技术行业,Integral Ad Science已裁员近10%。在裁员之前,这家广告技术公司拥有700多名员工。


在疫情期间,IAS这类公司提供了品牌安全定位工具,广告商已使用这些工具来阻止与冠状病毒相关的内容,从而损害了发布商利用其内容获利的能力。


此前,IAS 于4月下旬任命了新的首席财务官,即前麦肯行政总裁Eu-Gene Sung。该公司的网站称,该公司成立于2009年,在13个国家设有办事处。


不仅广告技术公司正在裁员,传统的广告公司也已经感知到疫情的严重性,正在通过裁员或者对员工放无薪假,对成本进行严格控制。


2.jpg


广告业已经掀起了一波裁员潮


早在四月份,广告传播集团宏盟CEOJohn Wren对外表示,由于当前疫情的影响,已经对经济和客户业务产生巨大影响,集团已经决定采取一系列的成本节约措施,对员工进行放无薪假、减薪和裁员的方式。


另一个举措是对对宏盟的高管人员进行消减三分之一的薪水,John Wren自己也将放弃所有工资收入,其次,暂停了股票回购计划,并通过新的融资来加强流动性,还在招聘上减少人员数量或者是冻结招聘。


同样的IPG也采取类似的手段,其CEO Michael Roth在4月10日向旗下所有机构发送了一份备忘录,讨论了集团要进行一系列削减成本的措施。Michael Roth指出,埃培智旗下的机构将面临裁员。


裁员已经蔓延到子公司,IPG旗下又有两家公司,达睿思国际传播咨询公司(DeVries Global)和Current Global确认裁员,不当前还尚未确认具体数量。


再看看电通安吉斯,其计划在全球员工的薪水上下降10%,并且中高层的下降幅度更大。今年电通安吉斯的内部变动也相对较大,3月份的时候,来自阿里巴巴的陈家驹正式取代翁佩军成为电通安吉斯的程序化购买(DAN Programmatic)负责人,统一管理北京和上海的大约60人的业务团队。


从去年开始,电通安吉斯曾进行过一系列领导架构调整,去年亚太区业务由原先的五大市场整合为大北区、大南区和澳新三大市场,决策过程更为扁平,并且取消了不少亚太区的头衔。


并且还宣布了一系列提振海外业务的裁员和优化举措:计划裁掉11%左右的员工,可以看出电通安吉斯的裁员计划早已有之,疫情或许是加快的进度。


另一大广告集团WPP则是采取严格的成本控制,暂停新员工招聘、开始推迟2020年的调薪计划,以及雇佣更加自由的广告人员进行工作。


3.jpg


为什么广告集团纷纷瞄准了“人”?


我们看到几乎所以的广告集团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为了保持长久生存发展,首先进行收缩的是对人员进行缩减,减少薪资待遇。


其实广告行业是劳动密集性行业,可能你会惊讶,只有那些农业、工业领域才会是劳动密集性行业,其实广告公司也是的,特别是传统的广告集团,往往层级众多,服务于一个品牌往往要非常多的人员协调配合。


以电通安吉斯为例,它的业务遍及全球145个国家和地区,拥有超过30000名专业人才,旗下拥有九大全球性传播品牌–凯络、电通、电通传媒、安布思沛、安索帕、麦利博文、MKTG、博视得和伟视捷以及其他来自于多市场运作的品牌。


我们看到2019年8月之后,电通安吉斯公司开启了一系列的结构调整,包括精简组织架构,其中电通安吉斯在英国的代理机构主要分为五条线,1、媒介和效果 2、创意 3、消费者体验和商业 4、CRM和客户忠诚管理 5、体育、娱乐和购买。


广告集团的改革主要是集中在提升人员效率,缩短集团的沟通流程,并且都在技术上发力。


当前疫情正在全球蔓延,并且有持续几个季度的风险,广告行业也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广告公司、代理商都在积极自救,身处其中的个体更要加强竞争力。


Morketing原创,转载请联系作者

已有0人收藏

已有0人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注册/登录后参与评论

已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