趋势TREND

视频+数字人,撬动1042亿美元创作者经济市场

Amy  · 2022-11-16 09:29

【摘要】 每一个视频都可以视作一个小型的“视频元宇宙”


“这个人其实不是我,是我的一个数字分身,它是一个数字人。”刘润日前公开透露,自己目前的部分短视频内容是由“数字人”来代替录制。

“除了刘润,还有一些创作者在直播时用自己的数字人分身来做主播,也有企业在品牌宣传视频中使用了虚拟人,比如洛天依、初音未来等”,Morketing观察到。

前几年,大家对数字人、虚拟人更多停留在“探讨”阶段,如今,则更进一步上升到实践层面,尤其是不少创作者用数字人来创作视频内容,品牌方、平台方也引入了数字人。未来几年,我们或许有望看到遍地都是数字人分身、洛天依们。

在当下火热的视频场景中,数字人正在逐步打破以往落地应用的僵局,并与视频之间不断碰撞出更多的新火花。而视频、数字人同为创作者经济中的关键环节,也将一起撬动更大的市场价值。Influencer Marketing Hub的报告显示,创作者经济的全球市场规模约为1042亿美元。

近日,元宇宙创作者经济A股上市公司万兴科技(300624.SZ)宣布与优链时代达成战略合作,双方将共建视频元宇宙新生态,也引发市场热议。据介绍,用户可通过3D拍摄等建立数字分身后,通过小程序“万兴元宇宙”即可选择并体验不同风格的视频元宇宙场景。用户可将生成的各种体验视频,分享至社交媒体或发给周围的人。

数字分身在山谷打太极

万兴科技董事长吴太兵表示,视频调动眼睛跟耳朵,是目前最好的内容形态,在当下视频中去植入一些元宇宙的元素,用元宇宙的技术,去改变原有的视频创作、表达和互动,是当下创作者经济大生态很好的一个商业切入点,也当下产业十分需要的一项技术。每一个视频都可以视作一个小型的“视频元宇宙”。

万兴科技董事长吴太兵:视频+虚拟人,将重塑创作表达

为进一步调研视频+数字人的应用价值、大规模落地、现存问题,以及生态共建等,Morketing采访了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在站博士后尤可可,以及万兴科技董事长吴太兵。

接下来,Morketing将从新形态、新价值、新应用、新生态这4个方面详细解读视频与数字人碰撞出的新火花。

01

视频+数字人的新形态


数字人究竟是什么?是寂寞时可以找来打发时光?还是不会奥数题时可以在线解决?

现阶段,大家对数字人的看法比较模糊,毕竟不同的人在不同场景下、出于不同目的会对数字人有不同的看法。

Morketing了解到,数字人分为两类:分身与虚拟。其中,数字人分身,简单来说就是真人驱动的数字人,整体外形乃至皮肤纹理都与真人相似;而虚拟数字人更偏向于AI驱动,呈现卡通人物形象。

“目前,数字人主要应用于虚拟客服、虚拟直播、虚拟代言,尤其是3D影视领域中应用较为广泛”,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在站博士后尤可可对Morketing说道。

刘润在年度演讲时透露,他短视频中的口播内容并不是“本人”亲自录制,而是由“数字人”来代替,“这个人其实不是我,是我的一个数字分身,它是一个数字人。我没有时间去录这段视频,所以让我们的人工智能去学习一下,然后生成一个数字人,不管是闭关在家还是出差在路上,都可以用一段音频去驱动数字人生成一段自己的视频。”


如果将视频分为直播、录播、互动视频3种,那么,刘润视频中的数字人分身则是录播视频的一种体现,提前将相关内容输入,系统会自动生成一段视频,通过与刘润本人相仿的三维立体真人形象输出。

在直播场景中,数字人分身还会代替主持人、带货主播、教培老师等完成相关的工作。此前,龚俊数字人与百度数字人“度晓晓”曾一起直播带货,整个直播过程采用了脱口秀的创新形式,引发行业关注。

在互动视频中,可以借助数字人分身进入到游戏、电影、博物馆等场景中获得不一样的体验。比如,当有消费者参观线下的体验馆展厅时,在获得他们同意的情况下,将其数字人分身植入到宣传视频中,在朋友圈转发宣传,引发更多微信朋友的互动。另外,在旅游场景中,视频的主要内容是各个地级市的旅游景区,将数字人分身植入进去后,真人游客有了一种元宇宙旅游的新奇体验。


相对于数字人分身,大家比较了解的是虚拟的数字人。有业内人士指出,“早在上个世纪60年代,我们就已经看到过类似的东西。到80年代,日本的动漫成为了典型代表,西方广播电视台也推出过。之后,伴随着增强现实、虚拟现实的发展,涌现了越来越多的数字虚拟人元素的作品,比如虚拟偶像歌姬初音未来等。”

从技术层面来看,这些虚拟人是由增强现实技术AR、实时动捕、3D实时渲染相结合。在渲染上,这些外形酷炫的虚拟人分为不同流派,有的偏向于年轻化的二次元形象,有的则是逼真超写实,将真人的肌肉、面部纹理刻画得活灵活现。

此前,虚拟偶像洛天依在淘宝直播间与李佳琦互动,获得630万人关注。除此,知名IP一禅小和尚、我是不白吃等也尝试通过虚拟形象来直播带货。

除了直播形式,为了确保整体露出的稳定性,以及保证用户能够反复观看,虚拟人在唱歌、表演时也会采用录播的方式。

另外,虚拟人还可以召唤用户与其一起拍摄视频,增加互动性。在毕业季期间,为弥补受疫情影响的毕业典礼,华为联合天猫发起云上毕业歌会,鼓励同学扫描洛天依形象,召唤洛天依一起拍摄校园相关主题的Vlog。


02

释放多维新价值


视频+数字人如此之多新形态之下,背后隐藏的是带给创作者、品牌方、平台等上下游关键环节的新价值。


具体来看,对于创作者而言,当不方便真人露出时,可以使用数字人来代替真人出镜输出内容。同时,创作者还可以将自身元素与数字人相互结合,不仅能丰富视频内容,还能带动用户互动。


比如,当一篇公众号推文发布后,阅读量很难达到10w+,没有那么多人看文章怎么办?这时如果通过二次元形象的数字人,以视频方式输出,或许更易“吸粉”和传播。



毕竟,数字人最大的特点之一是能够吸引既定的受众群体,比如Z世代群体。国内首个3D写实虚拟人物AYAYI,初次亮相小红书后即立即吸引了4w粉丝关注。


视频+数字人除了能够丰富创作者的内容,提高吸引力之外,对于品牌方来说主要有以下3个方面的价值:


在效率方面,数字人能够一定程度上解放真人劳动力,提高效率,比如虚拟客服、虚拟教师等。“在红色旅游景区中,虚拟红色讲解员能够将重复的内容,生动形象地讲解出来,大幅提高了工作效率,降低了劳动成本”,尤可可向Morketing举例介绍。


在品牌营销方面,通过打造品牌的数字人IP形象,品牌方可以提升与消费者之间的交互体验,提高粘性,同时向外展示品牌的年轻化形象。欧莱雅此前推出了虚拟代言人M姐、欧爷,并在直播、发布会上连线与用户互动。


在用户运营层面,品牌方可以通过增强现实技术,建立新的数据思维。“传统的用户分析,品牌方需要抓取大数据,对用户打标签,然后再分析。而元宇宙时代,用户体验非常逼真。品牌方可以在视频+数字人的新型营销场景中,获取用户的注意力偏好、行为特征、消费习惯等”,尤可可说道。


当视频+数字人为创作者、品牌方带来巨大价值的同时,对于抖音、小红书、B站等平台方来说,也补足了相关内容。假如刘润选择一部经典电影,或者一个向往很久的景点,将自己的数字人分身植入进去,并把其中的画面剪辑成视频发布,然后在抖音或者B站等平台分享给周围的亲人、朋友、粉丝,这样不仅增加了互动性,也为平台丰富了内容,提高了其他用户在平台的活跃性。


除此之外,平台也可以引入虚拟偶像,或者原创虚拟人IP,调动用户参与的热情。此前,淘宝邀请初音未来加入互动玩法“淘宝人生”中,用户可以用自己的虚拟形象与她合影、对话、录制跳舞视频等。


由此可见,同为创作者经济中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视频与数字人拥有巨大的市场发展潜力。

03

巨头布局新应用


不少企业已然洞悉到视频+数字人的潜在价值,并纷纷布局探索,比如硬件企业推出相关的设备,软件企业则是提供创意工具,以及相应的解决方案。

其中,Mata显然成为了VR头显等硬件领域的头部玩家代表,而在与之对应的软件领域中,“中国版Adobe”万兴科技则是典型案例。

据外界估计,Meta的消费型VR耳机Quest 2是市场上最受欢迎的VR耳机,销量超过1500万。据应用分析公司Sensor Tower估计,其Oculus V.R.应用程序已在iOS和Android设备上安装超过2100万次,并已更名为Meta Quest。

虽然元宇宙业务给Meta带来亏损,但是扎克伯格依然对元宇宙给予厚望,并表示将在2023年加快对这一领域的投资。此外,Meta CFO David Wehner也指出,“将于明年推出下一款消费级VR头显Quest 3。”

此前,Meta公布了新机Quest Pro将于11月22日正式发售,适合企业用户与尝鲜创业者。

Meta虚拟现实设备产品经理Rupa Rao表示,“Quest Pro的设计包含更多新科技,适合专业尝鲜的创作者寻求下一层次的VR体验、探索VR的可能性,也可以在企业中表现得很好。这2个用户群体对价格比较不敏感,且重视科技能力,通过Quest Pro可以改善工作流程和生产力。”

在软件方面,随着视频+数字人的快速发展,创意工具、以及相应解决方案也会变得更加简单易用,万兴科技是这方面的典型案例。据了解,万兴科技正积极布局创作者经济,目前业务已经覆盖200多个国家和地区,全球累计用户超15亿,月活超过1亿。日前,万兴科技还正式宣布布局AIGC赛道,旗下首款AI绘画软件“万兴AI绘画”正式开启公测,输入文本30秒即可AI生成高品质艺术画作。


据万兴科技董事长吴太兵介绍,“万兴科技现在最核心的产品是视频创意相关的产品,希望能够借力虚拟数字人重构视频元宇宙创作生态。”在万兴科技推出的“视频元宇宙”软硬结合的集成性“产品”中,用户站在一组3D摄像设备前,可很快在屏幕中生成自己的虚拟数字分身,随后,这个数字分身可进入各种虚拟场景,在山顶打太极、在地铁里跳舞、在科幻大片中化身主角……

在万兴科技看来,每一个视频都是一个小的元宇宙,如果能够让用户的数字分身在各个小元宇宙得到体验,则将是一种进步。

针对视频+数字人领域,万兴科技早前还推出了万兴录演,应用于泛知识领域。该款产品通过抠图等技术、真人与数字人的互换、以及虚拟背景,可以搭建虚拟的演播厅实现知识的分享,广泛应用于培训、产品展示、操作展示等场景。

04

多方共建新生态


喧嚣之下,市场需要理性看待视频+数字人激起的美好浪花,毕竟现阶段尚未大规模普及,在技术、变现、运营等层面存在诸多难题,而未来,视频+数字人生态的快速发展也需要各行各业共同参与,一起构建新生态。


尤可可指出,“如果想要做出具有情感交互、拟真、原创属性的三维立体数字人的话,开发成本十分高,尤其是终端体验成本非常高。而且数字人的大量涌现,对市场也有一定的要求。”目前来看,市场对数字人的利用率并不太高,核心企业仍然聚焦在B端场景。


在C端市场中,万兴科技推出的“视频元宇宙”,是一种全新探索,拉近了与用户的距离,其简单易用、低成本的特性,也有望推动普及应用,有较大发展空间。


在技术方面,数字人面临诸多技术层面的问题,尤其是采用封闭域的应用对话,所以很多数字人并不能理解用户的语义,与真人聊天时会越聊越尴尬。


就变现而言,现阶段,数字人的变现局限于粉丝打赏,即便十分成熟的IP数字人变现也主要来自于粉丝打赏、平台签约、广告代言、直播带货这4个方面,其整体变现能力与真人主播之间相比还存在很大差距,且存在盈利不均衡的问题。


除此之外,如果大规模使用数字人,在运营层面会存在风险。尤可可指出,“一方面是安全隐私风险,当数字人越来越像真人时,在刷脸支付时或许会出现被数字人代替的情况;另一方面是知识产权问题,企业可以利用数字人来发展影视作品、周边衍生品等多元化业务,但是随之而来的知识产权争议也会逐渐增多。”


虽然视频+数字人的发展存在各种困难,但随着技术的成熟,行业上下游从业者联合共建,加强头部媒体在数字人领域中的布局试错,能够在一定程度上促进“视频+数字人”的整体发展。


头部媒体在数字人领域中的布局试错,能够在一定程度上促进“视频+数字人”的整体发展。


在技术层面,构建共性的技术平台,整合高校、科研机构、以及企业等的优势资源,推进视频+数字人产学研的深度融合。尤其是国家相关部门出台的相关政策,也有利于数字人在视频等领域中的应用。


除此,行业上下游从业者自主培养人才、设立创新基金、举办创新比赛等,引领数字人在视频等领域中的应用。近日,万兴科技与移动、联通、创维、清华大学、深圳大学、香港中文大学等机构一起成立了“深圳元宇宙创新产业联盟”。


“最后,探索多层次的风险防控机制,提升数字人的知识产权保护,建立数字人的资产管理平台等,以进一步降低视频+数字人的运营风险,拓展多元化变现渠道”,尤可可表示。


05

结语


“数字人一马当先,席卷了内容行业,虚拟主播、虚拟直播都在媒体的助推下火热发展。同时,视频+数字人重塑创作者表达,虚拟分身让我们有超现实的体会”,吴太兵指出。

视频+数字人会带动千亿市场,存在巨大的发展空间。不过,现阶段依旧存在一些阻碍,毕竟很多数字人都是IT的“开发人”,本身是已经写好一个程序,是一个封闭的语言系统。

所以,如何数字人从计算的智能,走入感知的智能,再走入认知的智能,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Morketing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

已有0人收藏

+1

已有0人点赞

+1

发表评论

请先后参与评论

已有0
入驻
机构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