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人物

专访别星:做一家标准化的“短视频制作工厂”

Rita Zeng  · 2021-10-18 13:57

【摘要】 探索短视频制作市场发展

时至今日,几乎没有品牌会说我不需要做“短视频广告”。


一般刷短视频的人,在抖音、快手,肯定能够刷到各种不同内容的品牌短视频信息流广告。比如用女主角与男主角对手戏的方式,吸引你下载小说APP;学会理财,日入xxxxx元,引导你下载理财App或课程......


短视频平台自身所具备的人群、资源、高互动等优势,让品牌十分关注且希望能通过广告的方式获益,从而使得短视频拍摄与制作的需求快速增多。根据艾瑞咨询调研显示,2020年中国广告主未来一年增加预算的线上媒体营销模块,短视频营销占比51.7%


因此,在这种商业链生态背后,抖音与快手的高速发展,显然给视频制作市场带来了“新的机会”。


“坤元文化传媒”(广州坤元文化传媒服务有限公司)就是吃到短视频制作“红利”的一家公司。这家创立才1年时间的公司,不久前,刚刚完成了由中植资本投资的数千万元pre-A轮融资,如今其每个月接单的短视频数量平均5000条左右,并且还在持续增加。不止如此,坤元文化传媒目前正准备进行A轮融资(欢迎投资方来洽谈)为更加了解坤元文化传媒的生意模式,以及短视频制作市场的变化,Morketing采访到了坤元文化传媒创始人别星,一位资深广告营销从业者、连续创业者。


01

做标准化服务

成为短视频制作界的“海底捞”


在Morketing看来,坤元文化传媒受到资本青睐的本质在于“生意模式”的不同。


“当时在做这家公司之前,问了专业的调研机构、媒体方、平台方,所有人讲的内容都不一致,但其中有个共性,都谈到了‘短视频’,有一家几乎不做品宣的公司都找了3家代理公司跑量”,坤元文化传媒创始人别星说。


虽然绝大多数品牌都在做短视频营销,但短视频拍摄却一直是他们十分头疼的难题。其一,如果公司内部设立拍摄团队,支出高,回报率相对低;其二,如果外包,市场的短视频制作公司,以5-10人小团队为主,供给相对不稳定。


正是基于这样的市场现状,才奠定了坤元文化传媒的生意模式——做标准化。


“我们是做通用赛道,服务全行业,从制作周期、内容,到视频质量统一标准化。如同餐饮界的海底捞,也许它的味道相比某些火锅略有不足,然而海底捞统一的服务标准,以及庞大的门店基数,能够服务全国人民”,别星谈道。


落到视频行业制作市场也是如此。很多品牌做大创意会找到胜加集团、天与空,但品牌的营销需求不单只有大创意,他们同样可能需要几百条其他类型的视频。且并非是所有品牌都能够支出几十万、几百万的预算,去拍摄大创意视频。


这就给视频制作市场留下了可增长或者尚待挖掘的空间,而坤元文化传媒就是切入了这样一条赛道,在标准化的基础上做规模化。


那么坤元文化传媒是如何做到所谓的“标准化”?


02

以数据为依托做短视频


事实上,坤元文化传媒的开局并不能用顺利来形容,进入新市场,难题也是迎面而来。


别星表示,“刚开始尝试做视频,最大的问题是,效果不好,完播率低,一个30-60秒的视频,用户可能10秒都没看到,就划走了,所以即便视频后面拍摄的再美、再好也无用。”


这也是很多人做短视频广告的痛点,难以事前预判视频质量的好快,并进行优化。


而在坤元文化传媒这个痛点会更加明显,这与其业务结构息息相关。坤元文化传媒与李霞(主持人),黄渤等影视圈明星所创立的容艺教育集团进行了独家战略合作。



容艺教育集团本身拥有庞大师资,对接全国115所院校就业实训基地、27所高校。具体来看两者的合作方式,坤元文化传媒先从市场获取商业项目,分解下发给容艺教育集团下相关专业的院校,经过作品筛选后,再推广到市场中。


“相比拥有工作经验的行业人士,师生做商业项目会更加严格按照步骤跟交作业一般拍摄,理论知识丰富,但实操经验较为不足,因此很多作品跟行业人士创作的内容,还是具有一定差异”,别星说。


问题出现后,别星找到了一套解决方式:持续用数据反推内容,从剧情、音乐等多维度出发,经过庞大的数据积累,形成一套可以直接应用的方法论。


比如100条视频中,只有5条效果好,坤元文化传媒会直接分析这5条视频拍摄的最初想法、表达形式等,不断通过倒推,整理出来方法论。以财商类短视频广告为例,剧情的情绪表达非常关键,愤怒、争吵、悲伤等激烈的情绪更能打动用户;以及内容的故事的完整性,是否能够切入某些目标人群的生活痛点等。



“很多短视频制作行业的从业者,在做创作时,更多以主观思维出发,我认为是这样;或者以数据出发也最多是分析一周内抖音平台效果好的素材,在参考材料上较为片面。我们则不会从主观思维出发,以数据分析为主,编导天马行空的创意为辅,进行综合,最后以用户喜欢的表现形式进行拍摄”,别星向Morketing分享说。


也就是说,别星更多是以互联网广告人的思维做短视频制作,用客观的数据,带动主观的内容,创意想法会做“假”,但数据不作“假”。同时,“我们内部会有一场方法论,每周会开设分享会,对比视频的好坏。在分享会上,拿两台电脑播同一个客户下单的视频,其中创意脚本不同,在观看视频时,会每三秒钟按暂停,观察两个视频的区别,同时由参与分享会的学生参与讨论,该秒你会选择划走还是停留,从而判断视频的好坏”,别星说。


这些通过数据验证得到后的方法论,将会直接应用到师生培训中,用学生们听得懂的方式去教学并进行实践,大家可以知道短视频内容应该怎么做,什么剧情才会有效果,告诉团队下一步应该怎么做。而为了保证作品的高质量,在坤元文化传媒还有内部比稿机制。比如同一个客户,下单100条视频,坤元文化传媒会安排三个老师的团队同期拍摄,一起筛选出最优的内容。


某种层面,“我们就像富士康一样,平台方实际上做的是收单,评估下单的任务,我们是收单,以及跟后端一起共创做视频,公司员工和高校师生一块全程参与”,别星这么说道。


目前坤元文化传媒的方法论是按照不同行业进行整理,别星透露,如今在金融行业的方法论已逐渐完善,下一步正在探索电商行业方法论。



这意味着,通过素材的不断累计,用数据倒推出来的方法论,应用在短视频制作上,最终得到的效果会越来越好。假设5000条短视频,倒推出方法论雏形,再持续1万条,甚至10万条短视频,反复的叠加,最终能够形成较为精准的方法论,并套用方法论,事先预判视频质量的优劣进行优化。

 

所以坤元文化传媒就是利用这套方法论做标准化流程,从而做到规模化。


03

走量、低价

反而“无”竞争压力


那么发展到现在,坤元文化传媒已经在成都、河北、广州三地建立了拍摄基地,目前一个月能够接单1万条短视频,剪辑10万条短视频。


“在公司发展初期,我们面临的竞争更大,市场有大量的小型团队。刚开始做短视频制作的时候,常听身边的人说,我朋友在某地有个拍摄基地,或者拍摄团队技术厉害。但到今年我反而感觉市场竞争越来越小,因为像坤元文化传媒这种成规模的公司较少,很多短视频拍摄团队进行了转型,我身边已经没有人说,我有一个朋友在做短视频制作了”,别星坦言。

 

坤元文化传媒拍摄基地部分场景搭建


正如其所言,很多小型短视频制作团队,一方面业务多样化,有短视频拍摄需求就接单,没有需要就拍摄其他任务,如海报等;另一方面,转型做直播,以及代运营。


在这种发展情况之下,别星认为,视频制作赛道有两种公司可以存活的较为舒适:第一种大创意公司,付高服务费,卖的是创意与营销逻辑;第二种走量的公司,视频价格便宜,据悉,“坤元文化传媒目前的收价低于行业10%”。


所以整体来看,坤元文化传媒有两点优势,在数据方法论的基础上做“走量”和“低价”。


但别星的野心,显然不止如此。在聊天的过程中,Morketing了解到了坤元文化传媒的第二阶段目标,就是做人员的进一步扩充。


其一,搭建北上广三地的销售团队。同时未来每个基地将固定20-40个人,加100个学生长期实习。其二,建立10个人左右的技术产品团队,搭建数据平台体系,做数据库。


“我们现在输出更多的是平价的短视频,未来输出的短视频则不一定突出价格优势,有可能是效果。”别星补充道,“同时希望今年目标收益超1000万,明年年收益目标达3000万-5000万”。


04

结语


其实行业竞争如同海上行舟,需要直面惊涛骇浪,航行者要么前行冲出迷雾,要么转道,驶向他方,要么沉沦在海底,而别星显然是前行者,同时他还持续在探索新的业务与赛道,保持公司的竞争力。

据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数据显示,截止2021年3月中国短视频人均单日使用时长达125分钟,短视频用户粘性持续提升。也就是说随着中国短视频行业的不断发展,短视频广告的规模也将随之扩大。不过正是因为有尚待挖掘和增长的空间,短视频制作市场的“入局者”频现,市场竞争依旧持续,而坤元文化传媒能否一直保持“领先”,值得关注。

Morketing原创发布

已有1人收藏

+1

已有0人点赞

+1

发表评论

请先后参与评论

已有0
入驻
机构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