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连投资「木木美术馆」、汉服「十三余」、潮流店「Solestage」,泡泡玛特的“文化帝国”要来了?
观察

接连投资「木木美术馆」、汉服「十三余」、潮流店「Solestage」,泡泡玛特的“文化帝国”要来了?

Sober · 2021-04-30 15:22

【摘要】愿景是成为全球范围内的潮流文化娱乐公司


新消费Daily今日获悉,泡泡玛特(SEHK:09992)近日斥资数千万元人民币投资了潮牌买手店「Solestage」,后者估值近2亿元。这是「Solestage」首次接受融资,而泡泡玛特也是此轮唯一投资方。


与「Solestage」国内两家店面

进行店铺经营方面合作


「Solestage」是北美地区规模最大的限量款球鞋寄售品牌店,首家店铺成立于美国洛杉矶,是全球潮流文化爱好者聚集地。


视频截图

该店由三位华人在2012年创办于美国街头文化发源地洛杉矶,2014年在天猫开设了一家海外专营店。


「Solestage」于2019年正式进入中国市场,在北京三里屯太古里开出中国首店,2020年于上海开设第二家门店,同时也是中国首家旗舰店。未来还会相继在成都、杭州开店。


上海店内 图源:上海潮流情报


而泡泡玛特正是与「Solestage」的两家中国店铺进行合作,也是本轮接受泡泡玛特投资的主体。


双方将在“店铺经营”方面进行合作,未来,或许会在「Solestage」门店内看到属于泡泡玛特的各种潮流玩具,或是设计师限量款。


如果你对潮鞋或是潮流文化感兴趣,一定不会对「Solestage」陌生


图源「Solestage」官网


在美国,最红的Rapper、NBA球星等都是「Solestage」常客,当中包括DJ KHALED、Lonzo Ball、Offset等人;甚至,还有传言声称“没有SOLESTAGE创始人买不到的鞋子”。


视频截图

「Solestage」在美国的经营过程中,人脉和渠道上都积累了无与伦比的优势,并迅速得到了美国潮流圈的高度认可,线下店铺也持续吸引着众多欧美,甚至国内明星进店打卡,其影响力不言而喻。


而「泡泡玛特」此番与「Solestage」联手,毫无疑问是自己在潮流文化领域的又一次破圈。


相继出手美术馆、汉服、潮店

泡泡玛特意欲为何?


据新消费Daily了解,投资「Solestage」并不是泡泡玛特首次出手其它文化领域。



天眼查显示,泡泡玛特于2020年8月独家投资「M WOODS 木木美术馆」。「M WOODS美术馆」致力于在中国打造一个以“全球性”为基础的民营非营利艺术机构,馆内拥有包括装置、绘画、雕塑、影像等在内的艺术品,涵盖当代艺术家以及15-18世纪欧洲绘画大师作品和19-20世纪现代主义艺术作品。



2021年4月,又参投了汉服品牌「十三余」。


近年来,被称为“三坑”的汉服、JK制服、Lolita已经不再“圈地自萌”,而是被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接纳和追捧,据2020年天猫双11公布的数据,“三坑”的成交额已经是女士成衣的1.26倍。


其中的汉服更为出圈。新消费Daily曾在“看赛道⑧”中对汉服赛道进行过详细分析与探讨。对于汉服这种极具圈层属性的“小众”文化,其实正在慢慢走出,进入大众视野。


据艾媒咨询《2020-2021年中国国潮经济发展专题研究报告》,2020年中国汉服爱好者数量达500多万人,汉服市场销售规模高达60多亿元。


那么,接连出手不同文化领域,泡泡玛特意欲为何?


一方面,作为国内“潮玩第一股”,泡泡玛特的上市代表着国内潮玩市场的火热,但同时,伴随着上市,市场中也有不少的质疑声存在。


比如,在招股书中,泡泡玛特的主要收入来源于其盲盒玩法,并且过于依赖极少数头部IP。在上市之初,难免产生疑问:这种所谓的核心壁垒到底能延续多久?未来是否会有新IP,以及新IP是否给力,都是一个问号。


同时,泡泡玛特的营收和净利润均是放缓状态。


总营收方面,从2017年到2020年,其增速分别为225%、227%、49.3%,增速开始下滑。


净利润方面,从2017年到2020年分别为156万元、9952万元、4.51亿元和5.91亿元,从2017年到2019年增长了289倍,但去年只增长了25.9%,增速大大下降。



另一方面,放下招股书与营收,泡泡玛特也需要去“破圈”寻找消费者,同时为自己赋予更多文化属性与内涵。


泡泡玛特国际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兼海外业务总裁文德一曾表示,通过他们一些电商平台、SNS平台的用户画像和分析,无论是海外市场还是国内用户,都有一个非常相似的特点,就是用户结构中女性占了75%是,男性只占25%。从年龄结构来看,大多是15到35岁的年轻人。


由此可见,投资男性为主力消费者的线下潮鞋店「Solestage」,出手“圈层”汉服「十三余」,某种程度上,都可以理解为是泡泡玛特在“破圈”,寻找新的消费者。


在2020年的业绩沟通会上,王宁表示,希望大家关注的不只是潮玩业务,泡泡玛特的乐园业务、内容业务、游戏业务都会在未来逐渐展开。


泡泡玛特的愿景是成为全球范围内的潮流文化娱乐公司,这也意味着“潮玩第一股”也不会止步于盲盒与潮玩。


以上,泡泡玛特出手汉服、潮鞋等多元文化领域也并不奇怪。而对于那些被合作的品牌,也可以借助泡泡玛特之影响力,扩大自己的影响,双方实现破圈赋能。


结语


那么,「泡泡玛特」和它的盲盒已经遇到瓶颈,或是不赚钱了吗?


众说纷纭。而4月23日凌晨,「泡泡玛特」新品,Skullpanda热潮系列开售后,截止23日中午12点,全渠道60000套已全部售罄,其中泡泡玛特天猫旗舰店23日0点上架新品后,53秒内售出超100000件。


事实上,潮玩盲盒市场依旧热火朝天。只不过,在“潮玩”这条路上,已经涌入了越来越多同样具有野心的玩家。


4月28日,全球潮玩集合店品牌「TOP TOY」在上海举办“重构与链接”2021品牌战略暨新品发布会,现场,「TOP TOY」创始人宣布TOP TOY升级为全球潮玩集合的新品牌战略,并首次推出Twinkle、Tammy、Yoyo等原创潮玩IP。且表示,要在2021年内开设100家门店,其想要通过搭建起更完整、更广阔的潮玩平台,重新构建出未来潮玩市场的想象空间。


可见,潮玩江湖之下,“老大哥”「泡泡玛特」不得不需要持续寻找自己的下一个破圈与增量市场。


「泡泡玛特」成立于2010年,是集潮流商品销售、艺术家经纪、衍生品开发与授权、互动娱乐和潮流展会主办于一体的潮流文化娱乐品牌。其于去年12月上市,主要面向15-35岁的年轻人生产售卖造型前卫可爱的潮流玩具。

新消费Daily原创,转载联系作者

已有0人收藏

已有0人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后参与评论

已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