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孟美岐粉丝涉嫌诈骗背后 | 饭圈集资:一场以爱为名的氪金游戏
观察

​ 孟美岐粉丝涉嫌诈骗背后 | 饭圈集资:一场以爱为名的氪金游戏

【摘要】进击的偶像,畸形的饭圈。

“距集资截止还有7天,才售出112576件。”、“省下一杯奶茶、一顿早饭的钱就可以帮助爱豆的票房多提升一点!”、“反黑站又更新了,大家先去卡”……


近日珈珈有些分身乏力,身为孟美岐数据组的工作人员,爱豆参演的第一部大电影《诛仙 I》即将上映,却爆出了#孟美岐粉丝涉嫌诈骗#的负面新闻。


因此,孟美岐粉丝后援会旗下各个组织多方联动,号召粉丝集资,筹集的钱款用于电影的预售、包场、赠票以及路演的线下应援;同时还要出动数据组、反黑站的粉丝降低#孟美岐#的负面热度。

 

明星上热搜,几多欢喜几多愁。尤其是上升期艺人,唯恐因为某些负面热搜“触雷”,从而阻断了发展之路。上升期艺人的粉丝通常会自发成立数据组,其工作包括突发新闻的控评、关键时期的集资打投、反黑举报等。孟美岐作为火箭少女101的C位,是各大媒体及吃瓜群众的重点关注对象,更需要数据组为其助力。

 

几日前孟美岐与团体成员杨超越的粉丝大战牵扯出了一桩涉嫌诈骗和非法集资的事件,娱乐新闻一跃变成了财经新闻。饭圈集资首次赤裸裸地呈现在大众面前。


微信截图_20190910133748.png


从小幅度的社交平台讨论到各大主流媒体报道,孟美岐和她的数据组站在了风口浪尖。这不仅令人深思:诈骗公司仅在两个月的时间就诈骗到了几百万,粉丝的钱这么好赚?而掌控着集资链条的明星数据组背后又有哪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Morketing旗下文娱媒体品牌娱大相继采访了几位明星后援会、数据组、粉丝站的工作人员,试图理清偶像产业背后的利益链条。

 


孟美岐粉丝涉嫌诈骗始末

 

在整理豆瓣、微博、知乎相关话题时发现#孟美岐粉丝涉嫌诈骗#登录各大平台热榜,更有热心网友以思维导图的形式梳理出了整个过程。


 微信截图_20190906161444.png


早在今年4月,有网友表示曾看到大连玛爱文化有限公司在微博发布招聘网络兼职的广告,到了6月份,微博用户@wuli陈小婕在微博宣称玛爱文化是一家诈骗公司,以高佣金为诱饵,用刷单名义,欺骗她们购买乐币、Y币等虚拟商品,然后拒不退款。据《南方都市报》报道,目前受骗人数多达600余人,诈骗金额几百万元。

 

在这起诈骗案爆发后,不少网友通过天眼查发现,大连玛爱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是一家皮包公司,不仅人员规模是空,其办公住址也是一家小区门牌号,有热心网友根据住址实地考察后发现,其提供的门牌住址空空如也。


在天眼查继续深挖后发现,与玛爱文化相同的账号注册的公司多达62个,除了玛爱文化,背后很有可能是一个庞大的诈骗产业环。

 

8月31日,一位网友发博曝光#孟美岐数据组后台公司涉嫌诈骗#的微博,并列出了证据。


首先,孟美岐的山支数据组是以大连玛爱文化公司名义向新浪微博申报并获得了蓝V认证。该数据组在去年4月份成立,成立之初成员达到500余人参与打榜投票,随后8月份数据组正式改名为“山支数据组”。据不完全统计该数据组参与和组织了250余次粉丝集资活动,涉及资金庞大,对外宣称主要用于艺人的数据维护和购买乐币为艺人的EP打榜,但账目混乱。

 微信截图_20190910134136.png


今年4月底,孟美岐首张EP《犟》在QQ音乐上线,一经上线迅速占领QQ音乐榜单并最终创下了1000万的销售额。4月到6月,恰好是玛爱文化在微博上大肆招聘网络兼职人员乐币刷单的时期。

 

今年的6月8日到10日,QQ音乐小助手连续发布两条关于打击“违法违规获取乐币行为”的公告,声称发现大量非正规渠道的乐币,当时被卷入的打榜歌手就包括孟美岐。

微信截图_20190910134306.png


其次,南都报道的文章显示,受害人曾提供孟美岐数据站的集资转账截图,其中有大量以4-5折价格购买乐币的支付截图,而且支付对象不是QQ音乐官方平台,是私人账户或个体商户。

 

不少网友根据诈骗时间以及数据站粉丝应援账目明细,怀疑山支数据站涉嫌向粉丝非法集资以此赚取中间差价,而且诈骗公司通过刷单骗来的金钱及乐币很有可能用于孟美岐的专辑。

 

明星数据组打榜,显然给了不少网络诈骗犯以可乘之机,其实立足孟美岐粉丝涉嫌诈骗一事以外,明星产业背后还有更多不为人知的经济链条也在滋生。

 


偶像产业背后的畸形经济链条

 

王俊凯18岁生日时,粉丝在南纬60°的地方购买了18颗行星的命名权,取名“王俊凯星”;ONER队长岳岳生日时,粉丝为其购买了一块英国土地作为生日礼物。自从偶像经济在中国发展起来后,多年前追星买海报、买专辑的形式一去不复返,如今更多的是举办生日宴会、时代大屏应援、集资冲榜单、在各地电影院“锁场”,这种五花八门的“应援文化”在2018年《偶像练习生》播出后发展更甚。

 

据相关数据统计,2018年爱奇艺自制选秀《偶像练习生》决赛夜前1个月的时间,从粉丝应援平台owhat上的金额显示,《偶像练习生》中前20名的练习生粉丝集资超过了1300万,参与的粉丝组织达50余个,而这只是粉丝站公开的数据,其中还不包括散粉打投以及私下集资的金额。


 006XXzsrly1fq54oa20qkj32bc1jkhdx.jpg


乐华娱乐CEO杜华曾公开表示,包装一位艺人从练习到出道要花4000万;《偶像练习生》之前,坤音娱乐曾公开集资1000万元送旗下4人组团出道。如今粉丝的话语权逐渐提升,“氪金游戏”越来越常见。

 

当一笔开销过大时,艺人后援会、粉丝站会公开集资,这也是饭圈心照不宣的规则。关于后援会、粉丝站集资之后的用途,娱大采访了不同艺人的后援会、数据组成员,将其归结为日常集资和战时集资。

 

所谓日常集资,即艺人微博、工作室微博、合作代言官微、品牌认领博的轮博,这需要购买转发量;当艺人最近声量较小时,需要数据组花钱为艺人微博买热门;战时集资则用于杂志销量、专辑数量、生日应援等。饭圈集资带来了一些商机。



打投交易


艺人需要数据,粉丝力所不及,这时候倒卖“小号”“水军”的刷量公司发展起来。小黛曾是某上升期男艺人的国际后援会成员,“我做数据纯靠时间和体力硬肝,睡前抽时间转发微博,经常因为发送频繁被限制。后来发现可以买微博小号,一天500个轮流转,也需要不停歇7小时才能做完,最近又有了模板键盘、自动转发的软件,轻松了许多。”混迹饭圈多年的小黛见证了黑产软件的诞生,也享受其服务。

 微信图片_20190910134943.jpg

“一般来说,小号可以在淘宝上买到,但淘宝上的账号贵且不稳定,所以大部分后援会都会有自己的渠道批量购买,相对来说更便宜也不容易被查。”在小黛看来,“买小号”是集资最大的开销,因为平台需要数据、艺人也需要数据,这是一笔持续不断的输出。在粉丝的“刚需”之下,不少商家发现商机后纷纷入海,企图捞一笔金。


今年6月份,#一亿转发量操作黑手被查#空降微博热搜,一款名为星援的APP走进大众视野。星援因其简单易操作成了追星女孩常用的软件,据悉半年时间,星援吸金800万余元。

 

追星众筹软件兴起


日常打投、买转发量是一笔持续的投入,生日应援、公益、杂志专辑销量等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之前粉丝集资是群组交易、财务不公开透明会滋生腐败,粉丝站携集资款跑路更是常见现象。Owhat、摩点、微打赏等众筹平台的兴起避免了这种尴尬,由官方组织在这些软件平台上发起单曲冲刺、礼物计划、刊物团购等集资,粉丝可以自发捐款,清楚金钱的流向及集资的节奏。

 微信截图_20190910135044.png


此外,超级星饭团也是一款专门针对偶像动态研发软件,并在软件内恰当植入了公益活动。如今粉丝在保证数据和口碑的前提下,也会集资做公益为偶像塑造正能量形象。超级星饭团植入了敬老院慰问、爱心图书馆、慰问环卫工人等活动,粉丝集资购买公益应援,超级星饭团作为中间的桥梁牵线落实,最终再返给艺人或后援会荣誉证书。


小黛之前在给自家艺人做公益宣传时,曾以Owhat作为集资平台,“这款软件公开透明,是比较好的集资方式,但是提现手续非常麻烦,使用感很差。”

 

“职业粉丝”,追星兼工作


拉拉是位实打实的秀粉。今年三档偶像选秀《青春有你》《以团之名》《创造营2019》相继播出,作为秀粉的巴拉自然早早准备好了自己的pick。不仅如此,拉拉也会常常去综艺的拍摄地“取景”,拍上几张爱豆的美图发到微博上收获粉丝的拥趸。

 

久而久之,拉拉有了一帮相熟的站姐、代拍朋友,大家会在一个微信群中发一些非自己爱豆的图片供未来得及到现场的站姐发布,而收到图的站姐为表示感谢会发一些红包。有时拉拉也会在拍自己爱豆的同时拍一些其他的小偶像发给相熟的站姐粉丝,一张生图20元左右。“不图挣钱,就想着追星之余有个零花钱。”拉拉解释道。

 

后来,“代拍”逐渐被当成生意在饭圈操作起来。尤其在《青春有你》开拍之前,一夜之间成立了几十个“站姐代拍群”。据悉,像李汶翰、陈宥维等受欢迎的选手一张生图可达到200元左右。


 0068ixxaly1g1u4i1lxy1j34g02yonpl.jpg

除了选秀类综艺可以代拍之外,像机场、品牌活动等都是代拍可以发挥作用的地方。小黛向娱大解释饭圈代拍规则:“图博买图都是以生图为主,每个图博的修图风格不同,相对来说生图更为保险,通常都会打包卖,一般来说价格在2000左右或者更高,出图之前可以先看预览。”


艺人粉丝站从代拍处得到生图后,绝美的调色滤镜、吸引人的文案也是吸引粉丝的一部分。所以“代修”“代写文案”也成了可以挣钱的方式之一。据拉拉介绍,修一张图的价格在5-20元不等;写一篇图博文案是按照字数计费,一般来说是8-20元。

 

从打投交易到追星软件的兴起再到职业粉丝,这已然成了偶像产业背后的一条完整经济链条。当偶像经济被深度开挖,是好是坏?

 

追星扯上金钱交易,主要看度的把握

 

追星本是一场快乐的消遣方式,但流量时代的到来给众多粉丝及艺人增添了数据枷锁。平台需要数据,艺人需要榜单,在这场氪金游戏中粉丝只能通过不断地集资、筹钱,只为给偶像更好的资源。


“当追星扯上金钱交易,是一种健康的现象吗?”面对此疑问,数据女工珈珈率先总结。“我们也想要快快乐乐的追星、公开透明的环境,但只要有一天平台还搞榜单,打投交易就永不会停止。”


数据注水在今年年中被各大官媒轮流狠批。今年7月份周杰伦、蔡徐坤的超话榜首之争搞得粉丝两败俱伤。打投交易带来的是数据造假现象,对追星女孩来说是无休止地控评与轮博,快乐的追星都变成了与数据打交道。但无奈,时代与平台都需要数据来做支撑,在自家爱豆还没有实力在娱乐圈站稳脚跟之前,像珈珈在内的数据女工只能狠刷数据。

 

拉拉则是完全秉承相反的建议。“我觉得不正常,没有经济来源的追星男孩女孩不应该用家长的钱去做这些事,有经济来源的人更应该对自己和身边的家人朋友好一点,真正能陪你一直一直走下去的不是你追的星,而是自己。而且集资对上升期的流量艺人好处大,毕竟想要出圈就只能疯狂砸钱做数据,对想一心靠演技提升国民度的演员来说这种饭圈模式更像是一种枷锁。”


“追星牵扯上金钱是否正常,主要是看度的划分。”小黛作为资深后援会成员,思考得更为全面,“像饭圈常见的代拍现象,在追星之余赚点零花钱是可以理解的,毕竟全然凭爱发电会有一天疲倦的。在法律和道德允许的范围内去追星做事,为自己的生活负责,也为自己追的艺人着想,这是比较理想的追星状态。”


之前《青春有你》综艺尚未播出之前,粉丝站的站姐们依靠拍图、喊麦等形式吸引了不少路人粉的注意,也为练习生们的“出圈”做了铺垫,这对节目及选手来说是一大助力。但同样在选秀期间,粉丝站卷钱跑路、粉丝站打投骗票事件搞得人心惶惶。虽说超级星饭团、Owhat、摩点等应援软件可以让集资金额更透明,但对粉丝来说也要注意尺度及金钱的流向。


 微信截图_20190910140634.png


总的来说,粉丝有余力,市场亦所需,在双方均可接受的情况下交换利益已是饭圈形式所趋。但是秉持着“爱偶像”的名义所引发的扰乱秩序、非法牟利、倒买倒卖等行为的确应受到强烈抵制。


“一路从贴吧追到微博,如果追星也纳入工作周期的话我现在都该退休了。那时候爆出数据注水软件被查时,我们群里的人都在想最好把各种数据榜单都毁掉才好。”忙于打投的珈珈抽空回复到。


紧接着下一秒,数据组群消息提示:“我们的广场又被对家屠了!”珈珈立刻投入了新的战斗。在追星这条路上走了太久的她已经无法急刹车,就如同正在肆意生长的偶像经济。

 

注:应受访人要求,文中珈珈、小黛、拉拉均为化名,部分关键词采用模糊处理。


本文由Morketing原创发布,转载请联系作者。

已有0人收藏

已有0人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注册/登录后参与评论

已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