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组数字解读全球代理机构的发展现状

10组数字解读全球代理机构的发展现状

Tina 网站编辑 2016-05-04 1473

基于全球1000多家代理机构、代理网络和代理公司的数据,Adage统计和发布了《2016 Agency Report》。报告中介绍了全球代理机构的版图正在发生的变化,以及老牌代理公司面临来自咨询和技术服务公司种种竞争。

众观各种类型的代理机构,它们一直在招聘新员工,它们的股票一直在上涨,当然收入也随着数字业务的发展而保持上升趋势。Morketing从报告中汇总了10组数据,以此来解读当前全球代理机构的发展现状。

1、2015年美国各类代理机构的收入总计为468亿美元,增幅为6.5%。全球四大代理公司(WPP、宏盟集团、埃培智以及阳狮集团)在美国平均有机收入增幅为5.3%。从WPP发布的财报看,其2015年全球营收就达到179.4亿美元,美国市场的营收为67亿美元。


2、2015年美国代理机构的数字收入增长了13.5%,达到193亿美元,这包括了广告代理、媒介代理、公关公司以及纯数字代理等各类型代理机构的数字业务。


数字占整个营销支出的份额持续在增长。2015年美国代理机构数字收入占整个美国代理机构总收入的比重为41.3%,2014年这一比例为39.7%,2009年这一比例只有25.8%。

阳狮集团透露,2015年他们全球收入中,有51.9%来自数字方面业务,2014年这一比例只有41.9%。当然,这一增长,在很大程度上与2015年2月份阳狮收购Sapient公司有关。

WPP 2015年数字业务的增速不如阳狮迅猛。它表示,2015年全球收入中有37.5%是来自数字业务,2014年该比例为36.3%。

代理机构数字收入的激增反映出数字广告支出的快速增长。根据阳狮集团旗下实力传媒的统计数据,2015年美国广告主在互联网上的支出占整个美国主要媒体广告总支出的28.3%,这一比例是2009年的两倍。它同时预计到2017年,该比例将为34.8%,届时,互联网将超过电视,成为美国广告支出最大的媒介。

3、去年各主要类型代理机构在美国的收入都有所增长,主营CRM/直营业务的代理机构增幅为3.8%,医疗代理机构的增幅为8.7%。

根据WPP坎塔尔媒体的数据,医疗代理机构的利润来自医药广告的激增,这类广告主要是在电视上投放。2015年美国处方药营销人员在可监测媒体(不包括互联网)支出增长了24.3%,在电视上的投入增长了31.7%。


2015年美国广告代理机构(adagency)收入增长了4.8%,公关公司(Publicrelations agency)和promotion agency则分别增长了5%和5.1%。

由于2015年美元比对其它货币表现出的强势态度,不管是美国本土的还是非美国的代理公司,其全球收入都不太理想,几大主要的广告代理集团的全球收入均出现了下滑,只有小数其他类别的代理公司在全球的业务表现出增长趋势。

4、WPP最大的媒体投放渠道是Google。2015年WPP所有客户在Google上的支出达到了40亿美元,增幅达25%,而2016年WPP希望他们和Google的生意能扩大到50亿美元。与此同时,WPP去年在Facebook上广告投入,从2014年的6.5亿美元增加为10亿美元。

美国媒介代理机构在数字媒体上的营收冲抵了传统媒体营收的下滑,这也使得它们2015年的营收表现出稳健的增长。

5、Adage关于媒介代理机构的排名,并没有把他们旗下负责程序化媒体购买的企业纳入进去,比如WPP的Xaxis,宏盟的Accuen。

2015年Xaxis在全球的收入从2014年的7.75亿美元增长为9.3亿美元,增幅20%。宏盟集团并没有直接透露程序化的收入,只是提供了一些线索性的信息。

其首席财务官Philip Angelastro曾在2014年财报电话会议中告诉投资者,宏盟的程序化媒体业务收入略低于其2014年全球收入的2%。由此看来,宏盟2014年全球范围内程序化收入略少于3.06亿美元。而根据宏盟在2015年财报电话会议中提到的,2015年Accuen有机收入增长了1.4亿美元。综合这两条信息,我们大致知道,宏盟集团2015年程序化收入略低于4.46亿美元。

6、世界上最大的五个数字代理机构网络中,只有一个是由传统的代理公司拥有,即排名第五位的伟门(Wunderman),隶属于WPP。

埃森哲咨询公司的埃森哲互动(Accenture Interactive)目前是全球最大的数字代理网络,排在其后的分别是:IBM公司的IBM互动体验(IBMInteractive Experience)、德勤会计师事务所的德勤数字(Deloitte Digital)与联合数据系统公司(Alliance Data Systems Corp)的Epsilon。

埃森哲互动表示,截止到2015年8月份的第一个财年,其在美国的收入飙升了70.8%,而在全球的收入则增长了57.8%。这些收入主要包括“面向客户”的数字化工作(比如web开发)、营销分析以及来自埃森哲在移动实践上与营销相关的业务。在全球排名前50位的代理公司中,埃森哲互动的全球化业务增幅是最快的。它表示,在其美国和全球收入增长中,来自收购的比例低于1%。

7、来自美国劳动统计局的数字,2016年1月美国数字媒体就业人数已经超过了广播和有线电视的就业人数。

2015年美国数字媒体就业人数上升了13%,到2016年2月创下新高,达到19.75万。2015年数字媒体企业平均每天增加58个就业岗位,数字媒体就业自2011年以来翻了一番。

8、广告代理公司也一直在增加雇员,2015年12月美国广告代理公司就业人数达到自2000年代初互联网泡沫以来的最高点,数量达到19.89万。去年8月份,美国的公关公司的员工数打破了记录,达到57900。


工作岗位情况如何,一定程度上也反映了这些广告代理机构、媒介代理机构和公关公司是如何适应数字营销世界。

自从2010年达到历史最低点以来,美国广告、媒介、公关等代理机构总共增加了5.63万工作岗位。回顾2009年,这些行业平均每天都裁员59人,而去年,他们平均每天增加29个岗位。

员工选择跳槽某家代理公司,最直接的就是看这家公司的营收情况如何,因为劳动力成本是代理机构最大成本。WPP表示,其全球员工成本与净销售额的比例,从2014年的64%下降为2015年的63.2%,“这表明生产力有所提高”。

9、2015年代理机构的世界上演了100多场大大小小的并购案,其中最大的是阳狮集团花了37亿收购Sapient公司。而包括Sapient公司在内,2015年阳狮共完成10笔收购案。

2015年交易次数最多的当属WPP,它花了近10亿用于收购和投资,总共完成了52笔交易,相当于每个礼拜都有一场交易。“其中有一些微不足道的交易,我并不是有意贬低,不过它们真的微不足道。”WPP集团CEO马丁·索瑞尔在3月份这样评论道。这52笔交易中,值得一提的WPP购买了Essence大部分股权,后者是一家英国的数字代理机构,曾被Adage评为“2014年广告界购买清单中最热的五家数字公司”之一。这5五公司中,目前只有VaynerMedia保持独立,另外三家Code and Theory、Digital Kitchen、Resource/Ammirati也分别被Stagwell集团、Hakuhodo DY Holdings以及IBM“抢购”了。

由于继续打造电通安吉斯网络,把网络延伸到日本之外,电通在2015年总共收购了36家公司,这也是其历史上收购数量最多的年份。收购中将近一半都是数字业务,包括收购了一家英国数字代理机构eCommera。

宏盟集团表示,2015年它共完成了8家收购。今年1月份,宏盟旗下的恒美广告(DDB Worldwide)买下了Grupo ABC,后者是恒美广告在巴西长期的合作伙伴,也是去年《AgencyReport》中全世界排名25位的代理公司。

埃培智在2015年完成了5家战略性收购,包括Magic Group(现名GolinMagic),这是一家有着100名员工的中国公关公司。

麦迪逊大道的合并者现在必须应对其他行业财力雄厚的买家。索瑞尔表示:“我们会看到IBM在2016年初就连续收购了三家数字机构,一些咨询公司和服务公司也开始盯上了数字机构。”

10、不可否认,现有的代理公司面临着诸多挑战,比如向数字化转型、来自精通技术的咨询公司的竞争、以及来自广告主希望他们能花少钱办大事的压力。

但投资者仍看好代理机构的股票。在刚刚过去的4月,WPP的股价创下历史新高,宏盟集团也达到已调整收盘价的最高值,埃培智的股票达到了自2002年以来的最高价格。电通和阳狮的交易价虽然没有达到新高,但他们分别在2015年8月和2015年4月实现了历史最高交易纪录。

注:此文主要是根据Adage的报告,简单向大家展示了全球代理机构的发展现状。我们还将推出一篇展望稿,分析未来全球代理机构将走向何方。

来源:adage

发表评论

移动App之后是什么? 进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