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

“更高级的搜索平台”,语音助手将带来新一波流量红利 | China Connect圆桌实录

2018-07-04 09:55:45   阅读量:296

此次China Connect会议中,Morketing CEO曾巧与慷宝管家机器人CTO许楠就“智能语音助手如何改变品牌和消费者之间的关系”进行了对话讨论。

China Connect首启于法国巴黎,是连接中国和西方营销决策者的先驱,每年都会聚集40多位来自中国消费趋势和数字营销领域的专家,洞察中国创新和移动科技革新。

今年的China Connect于6月15日在上海举办,来自多个领域的专业人士共同探讨营销和科技互联的相关话题,从而进一步挖掘相关商业机遇。

智能语音助手其实是更高级的搜索。它的出现极大方便了人们生活,也改变了品牌的营销方式。

用户与语音助手的交互大多数通过对话在平台进行,由此,搜索营销的机减少,但同时品牌也能够借助平台突出体现其产品特征。

用户与语音机器人进行双向对话,给品牌提供了与消费者建立亲密、深厚联系的潜在机会。从长远来看,许多品牌将受益于通过语音界面提供部分或全部的核心数字服务。

Morketing CEO 曾巧

此次China Connect会议中,Morketing CEO曾巧与慷宝管家机器人CTO许楠就“智能语音助手如何改变品牌和消费者之间的关系”进行了对话讨论。

在交流中,许楠提到,慷宝定位于家庭场景,希望从用户需求入手,主打语音助手的功能特性,预计5年之内语音助手会在国内高度普及。

智能语音助手的交互特性使得品牌能够与用户建立更具信任感的关系,也是“更高级的搜索平台”。为抢得流量红利的先机,品牌要尽早进入语音助手市场,与厂商共同探索更加柔性的品牌营销方式。

以下是对话原文:

中国语音助手虽刚起步,但普及度非常高

曾巧:大家好,我是Morketing CEO 曾巧。这是我第二次参加China Connect,今天我们要探讨的话题是语音助手对于家庭生活、对于消费者的影响,以及品牌和消费之间关系的改变。

今天,和我要对话的嘉宾是慷宝管家机器人CTO许楠,接下来请许楠先生做一下自我介绍。

许楠:大家好,我是慷宝智能机器人CTO许楠。慷宝机器人从本质上讲是语音助手的载体,其使用场景定位在家庭,慷宝为家庭提供健康、教育、生活等方面的服务。

曾巧:那么,我们开始从宏观层面探讨,从整体市场和中国市场分开来讲,您认为现在语音助手发展到了什么阶段?它为人们的生活带来哪些改变?

许楠:语音助手现在已经进入全球市场大规模推广的阶段。现在,几乎每人都拥有智能手机,智能终端的普及推动了语音助手进入消费者家庭,严格意义上来讲,渗透率已经达到100%。苹果系统上有Siri,安卓系统上有Google Assistant,其他设备也有不同的语音助手形态,比如智能音箱Echo。

Echo在全美销售了4000万台,普及率约30%,换言之美国近30%的家庭都在用Echo。高普及率也在不断推动技术团队开发新的语音功能。

国内在这方面属于起步阶段。与国外相比,国内存在不同的状况,比如国内对音乐的接受度不够高。在国外,用户会习惯听音乐。而在国内,单身用户会喜欢听音乐,但在结婚之后听音乐的时间会非常少。类似于Echo、Siri这种类型的语音助手,没有找对国内市场的切入点。

慷宝希望从用户需求入手,帮助用户通过语音助手实现更高的效率,完成更多的事情,从功能方面打开中国市场。

中国语音助手虽然刚起步,但普及度却非常高。有一些是用户主动接受的,像用户与智能音箱之间的交流形式已经成为习惯。因为机器人很方便,只要告诉它自己想听什么歌,机器人就可以直接播放。所以,当语音助手渗透到生活后,某一个场景下用户的接受程度已经非常高了。

曾巧:有没有行业数据能够反映出语音助手在中国市场的普及程度?

许楠:在2017年,有几个厂商已经实现了百万台的成交量。虽然这在中国市场里的体量不算太大,但的确是不错的起步。据预计,今年智能音箱以及智能管家等实体设备大概能达到5000万左右的成交量,但对于整个中国市场来讲,这还不是很大的流量。

我们认为,2017年是智能语音助手在国内落地的第一年,2018年会是竞争激烈的一年,之后几年语音助手会迅速在国内普及。

曾巧:您预计,中国需要多长时间达到像美国一般达到30%的普及率?

许楠:现在国内各个厂商的出发点不同,像小米和天猫精灵主打低价,迅速拉动销售量。慷宝的路线是针对中高端用户,消费者购买产品是希望为父母、孩子提供服务。我们希望打造整体智能家居,比如消费者买房后提前安装智能管家,这种路线会在五年之内高度普及,而且普及度可能远不止30%。

曾巧:您认为语音助手的普及度会达到人们离不开智能助手的程度么?

许楠:肯定会的。我们称其为“下一代产品”。所谓下一代产品,就是用户体验过新产品后,第一反应是“为什么之前没有这种产品?”然后,会慢慢习惯新的产品模式。

举个例子,在国内打车,最初大家觉得站在路边直接伸手叫出租车就可以,没有必要用手机。但在用过手机打车后,现已经习惯了用手机打车。智能语音助手就像这种下一代产品,渗透到消费者生活后,消费者慢慢会离不开它。

智能语音助手,其实是更高级的搜索

曾巧:在语音助手普及的过程中,品牌与消费的关系会哪些改变?

许楠:最开始的时候,品牌其实是单向传播,比如平面广告或者电视广告。在互联网普及之后,进入了双向的互动时代。

在互联网广告时代,本质上广告主是去“买流量”。什么样的流量最贵?搜索和社交。相比社交来说,搜索广告还更贵。因为消费者在搜索过程中会有主动的意愿,用户对搜索的内容感兴趣,所以才会进行搜索。

智能语音助手其实是更高级的搜索,这主要体现在三点。一、用户使用Google或者百度搜索关键词时,搜索引擎会多个列表,如果用户在第一页没有找到喜欢的内容,会翻到下一页,所以传统搜索有很多展现的机会。但是在使用语音助手时,它只会推荐3到5个选项。智能语音助手反馈的是答案,而不是清单,所以语音助手是一种更高级的搜索。

二,语音助手会跟消费者之间建立起更强烈的信任关系。什么是智能管家?关键在于智能管家可以满足用户所有的需求,这代表信任感。当信任感建立起来后,与搜索相关联的这些品牌自然也容易获取了用户的信任。

三,品牌要抢入口,因为这一入口与传统广告搜索相比更窄,所以要抢得先机。

曾巧:语音助手的搜索结果较少,这种情况下在搜索结果中植入广告会不会形成障碍?比如用户希望得到答案,然而得到的却是广告,会影响用户体验。

许楠:在这个层面上,语音助手的要求会更高,要把广告做得更柔性。当广告对用户有用时,其实就变成了对用户的建议。

语音助手会以建议的方式告诉消费者“我觉得这个产品可能更适合,你要不要尝试?”当然,前提是语音助手可以与消费者之间建立信任的基础。

曾巧:品牌应该怎么利用语音助手,跟消费者建立一个更好的关系,使品牌以柔性的方式植入其中?

许楠:现在大家对SEO非常熟悉了,但是在互联网刚进入国内时,没有搜索广告。SEO以及SEO的营销方法,也是在过程中不断总结出来的。

现在语音助手相当于2009-2010年互联网搜索广告期的发展阶段,目前在语音助手中也几乎没有广告。但是,当人们积累到足够多SEO经验时,就需要品牌尽早与智能语音助手尝试合作,摸索出适当的合作方式,这是需要互相磨合的过程。

第二点,磨合之后会出现红利期。随着智能语音助手在中国的使用人数爆发,会出现越来越多的品牌推荐,届时成本会不同。

第三点,品牌抓住红利期之后,会产生口碑消费。比如,杜蕾斯品牌的国内社交营销做的就很好。品牌需要更早介入、了解这种模式。

曾巧:慷宝与品牌有没有尝试性的合作?

许楠:在内容方面,像音乐、电影,慷宝与腾讯进行了合作。消费者在使用智能语音助手时,不会明确观影渠道,只会说具体的电影名称。我们与腾讯合作,可以打造更精确的内容。比如,用户点播电影时,弹出腾讯视频标识“该视频是由腾讯视频提供”。这只是一个案例,其实我们还可以打造各种健康服务、生活服务。

曾巧:现在海外有很多类似的语音助手,慷宝有没有在国外市场的布局计划?

许楠:国内和国外存在比较大的场景差异,国内也有很多已经出海的设备,基于Alexa平台开发更多功能,再进行智能硬件的开发。我们短期内的目标是将慷宝放到纽约的楼盘里提供服务。

目前,中国市场的潜力足够大,我们更需要找到投资人,帮助我们在国内市场迅速爆发。

曾巧:语音助手是IoT物联网的一部分,您能不能分享一下对IoT物联网营销的看法?

许楠:严格意义上来讲,语音助手是基于云端的服务,没有任何展现形式。《钢铁侠》可以在家里的任何位置直接提出要求,助手都会帮他完成,但是前端需要有IOT设备承载。比如音箱,机器人等等。未来家里到处都可以与智能设备直接沟通,因为届时家里各处都有收音的麦克风,到处都可以作为屏幕,这些都是IOT设备的承载。

在不同的阶段,会存在不同的设备。现阶段,最直接的就是智能音箱和智能机器人。机器人具备屏幕,非常具象。我们做过调查,国内用户还不习惯对着空气讲话,比如苹果Siri、Google Assistant在国内使用率非常低,是因为用户觉得对着空气讲话很奇怪,但是对着这样有形象、又有生命感的设备,用户会习惯进行交流。


Morketing原创首发,作者:Ellie,转载或内容合作请点击版权说明,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0/300
内容不能少于5个字符!

扫一扫关注我们

扫一扫关注我们

“更高级的搜索平台”,语音助手将带来新一波流量红利 | China Connect圆桌实录

此次China Connect会议中,Morketing CEO曾巧与慷宝管家机器人CTO许楠就“智能语音助手如何改变品牌和消费者之间的关系”进行了对话讨论。

China Connect首启于法国巴黎,是连接中国和西方营销决策者的先驱,每年都会聚集40多位来自中国消费趋势和数字营销领域的专家,洞察中国创新和移动科技革新。

今年的China Connect于6月15日在上海举办,来自多个领域的专业人士共同探讨营销和科技互联的相关话题,从而进一步挖掘相关商业机遇。

智能语音助手其实是更高级的搜索。它的出现极大方便了人们生活,也改变了品牌的营销方式。

用户与语音助手的交互大多数通过对话在平台进行,由此,搜索营销的机减少,但同时品牌也能够借助平台突出体现其产品特征。

用户与语音机器人进行双向对话,给品牌提供了与消费者建立亲密、深厚联系的潜在机会。从长远来看,许多品牌将受益于通过语音界面提供部分或全部的核心数字服务。

Morketing CEO 曾巧

此次China Connect会议中,Morketing CEO曾巧与慷宝管家机器人CTO许楠就“智能语音助手如何改变品牌和消费者之间的关系”进行了对话讨论。

在交流中,许楠提到,慷宝定位于家庭场景,希望从用户需求入手,主打语音助手的功能特性,预计5年之内语音助手会在国内高度普及。

智能语音助手的交互特性使得品牌能够与用户建立更具信任感的关系,也是“更高级的搜索平台”。为抢得流量红利的先机,品牌要尽早进入语音助手市场,与厂商共同探索更加柔性的品牌营销方式。

以下是对话原文:

中国语音助手虽刚起步,但普及度非常高

曾巧:大家好,我是Morketing CEO 曾巧。这是我第二次参加China Connect,今天我们要探讨的话题是语音助手对于家庭生活、对于消费者的影响,以及品牌和消费之间关系的改变。

今天,和我要对话的嘉宾是慷宝管家机器人CTO许楠,接下来请许楠先生做一下自我介绍。

许楠:大家好,我是慷宝智能机器人CTO许楠。慷宝机器人从本质上讲是语音助手的载体,其使用场景定位在家庭,慷宝为家庭提供健康、教育、生活等方面的服务。

曾巧:那么,我们开始从宏观层面探讨,从整体市场和中国市场分开来讲,您认为现在语音助手发展到了什么阶段?它为人们的生活带来哪些改变?

许楠:语音助手现在已经进入全球市场大规模推广的阶段。现在,几乎每人都拥有智能手机,智能终端的普及推动了语音助手进入消费者家庭,严格意义上来讲,渗透率已经达到100%。苹果系统上有Siri,安卓系统上有Google Assistant,其他设备也有不同的语音助手形态,比如智能音箱Echo。

Echo在全美销售了4000万台,普及率约30%,换言之美国近30%的家庭都在用Echo。高普及率也在不断推动技术团队开发新的语音功能。

国内在这方面属于起步阶段。与国外相比,国内存在不同的状况,比如国内对音乐的接受度不够高。在国外,用户会习惯听音乐。而在国内,单身用户会喜欢听音乐,但在结婚之后听音乐的时间会非常少。类似于Echo、Siri这种类型的语音助手,没有找对国内市场的切入点。

慷宝希望从用户需求入手,帮助用户通过语音助手实现更高的效率,完成更多的事情,从功能方面打开中国市场。

中国语音助手虽然刚起步,但普及度却非常高。有一些是用户主动接受的,像用户与智能音箱之间的交流形式已经成为习惯。因为机器人很方便,只要告诉它自己想听什么歌,机器人就可以直接播放。所以,当语音助手渗透到生活后,某一个场景下用户的接受程度已经非常高了。

曾巧:有没有行业数据能够反映出语音助手在中国市场的普及程度?

许楠:在2017年,有几个厂商已经实现了百万台的成交量。虽然这在中国市场里的体量不算太大,但的确是不错的起步。据预计,今年智能音箱以及智能管家等实体设备大概能达到5000万左右的成交量,但对于整个中国市场来讲,这还不是很大的流量。

我们认为,2017年是智能语音助手在国内落地的第一年,2018年会是竞争激烈的一年,之后几年语音助手会迅速在国内普及。

曾巧:您预计,中国需要多长时间达到像美国一般达到30%的普及率?

许楠:现在国内各个厂商的出发点不同,像小米和天猫精灵主打低价,迅速拉动销售量。慷宝的路线是针对中高端用户,消费者购买产品是希望为父母、孩子提供服务。我们希望打造整体智能家居,比如消费者买房后提前安装智能管家,这种路线会在五年之内高度普及,而且普及度可能远不止30%。

曾巧:您认为语音助手的普及度会达到人们离不开智能助手的程度么?

许楠:肯定会的。我们称其为“下一代产品”。所谓下一代产品,就是用户体验过新产品后,第一反应是“为什么之前没有这种产品?”然后,会慢慢习惯新的产品模式。

举个例子,在国内打车,最初大家觉得站在路边直接伸手叫出租车就可以,没有必要用手机。但在用过手机打车后,现已经习惯了用手机打车。智能语音助手就像这种下一代产品,渗透到消费者生活后,消费者慢慢会离不开它。

智能语音助手,其实是更高级的搜索

曾巧:在语音助手普及的过程中,品牌与消费的关系会哪些改变?

许楠:最开始的时候,品牌其实是单向传播,比如平面广告或者电视广告。在互联网普及之后,进入了双向的互动时代。

在互联网广告时代,本质上广告主是去“买流量”。什么样的流量最贵?搜索和社交。相比社交来说,搜索广告还更贵。因为消费者在搜索过程中会有主动的意愿,用户对搜索的内容感兴趣,所以才会进行搜索。

智能语音助手其实是更高级的搜索,这主要体现在三点。一、用户使用Google或者百度搜索关键词时,搜索引擎会多个列表,如果用户在第一页没有找到喜欢的内容,会翻到下一页,所以传统搜索有很多展现的机会。但是在使用语音助手时,它只会推荐3到5个选项。智能语音助手反馈的是答案,而不是清单,所以语音助手是一种更高级的搜索。

二,语音助手会跟消费者之间建立起更强烈的信任关系。什么是智能管家?关键在于智能管家可以满足用户所有的需求,这代表信任感。当信任感建立起来后,与搜索相关联的这些品牌自然也容易获取了用户的信任。

三,品牌要抢入口,因为这一入口与传统广告搜索相比更窄,所以要抢得先机。

曾巧:语音助手的搜索结果较少,这种情况下在搜索结果中植入广告会不会形成障碍?比如用户希望得到答案,然而得到的却是广告,会影响用户体验。

许楠:在这个层面上,语音助手的要求会更高,要把广告做得更柔性。当广告对用户有用时,其实就变成了对用户的建议。

语音助手会以建议的方式告诉消费者“我觉得这个产品可能更适合,你要不要尝试?”当然,前提是语音助手可以与消费者之间建立信任的基础。

曾巧:品牌应该怎么利用语音助手,跟消费者建立一个更好的关系,使品牌以柔性的方式植入其中?

许楠:现在大家对SEO非常熟悉了,但是在互联网刚进入国内时,没有搜索广告。SEO以及SEO的营销方法,也是在过程中不断总结出来的。

现在语音助手相当于2009-2010年互联网搜索广告期的发展阶段,目前在语音助手中也几乎没有广告。但是,当人们积累到足够多SEO经验时,就需要品牌尽早与智能语音助手尝试合作,摸索出适当的合作方式,这是需要互相磨合的过程。

第二点,磨合之后会出现红利期。随着智能语音助手在中国的使用人数爆发,会出现越来越多的品牌推荐,届时成本会不同。

第三点,品牌抓住红利期之后,会产生口碑消费。比如,杜蕾斯品牌的国内社交营销做的就很好。品牌需要更早介入、了解这种模式。

曾巧:慷宝与品牌有没有尝试性的合作?

许楠:在内容方面,像音乐、电影,慷宝与腾讯进行了合作。消费者在使用智能语音助手时,不会明确观影渠道,只会说具体的电影名称。我们与腾讯合作,可以打造更精确的内容。比如,用户点播电影时,弹出腾讯视频标识“该视频是由腾讯视频提供”。这只是一个案例,其实我们还可以打造各种健康服务、生活服务。

曾巧:现在海外有很多类似的语音助手,慷宝有没有在国外市场的布局计划?

许楠:国内和国外存在比较大的场景差异,国内也有很多已经出海的设备,基于Alexa平台开发更多功能,再进行智能硬件的开发。我们短期内的目标是将慷宝放到纽约的楼盘里提供服务。

目前,中国市场的潜力足够大,我们更需要找到投资人,帮助我们在国内市场迅速爆发。

曾巧:语音助手是IoT物联网的一部分,您能不能分享一下对IoT物联网营销的看法?

许楠:严格意义上来讲,语音助手是基于云端的服务,没有任何展现形式。《钢铁侠》可以在家里的任何位置直接提出要求,助手都会帮他完成,但是前端需要有IOT设备承载。比如音箱,机器人等等。未来家里到处都可以与智能设备直接沟通,因为届时家里各处都有收音的麦克风,到处都可以作为屏幕,这些都是IOT设备的承载。

在不同的阶段,会存在不同的设备。现阶段,最直接的就是智能音箱和智能机器人。机器人具备屏幕,非常具象。我们做过调查,国内用户还不习惯对着空气讲话,比如苹果Siri、Google Assistant在国内使用率非常低,是因为用户觉得对着空气讲话很奇怪,但是对着这样有形象、又有生命感的设备,用户会习惯进行交流。


Morketing原创首发,作者:Ellie,转载或内容合作请点击版权说明,违规转载法律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