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万达左拥腾讯右抱阿里,王健林如何化危机为转机?

2018-02-10 13:02:08   阅读量:103

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Morketing原创首发,作者:Bob,转载或内容合作请点击转载说明,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在中国众多的企业家中,除了马云之外,最会唱歌的那就属王健林了。在2016年的万达年度表彰总结大会上,他唱了一首《一无所有》在网上广泛流传。也就是在那一年王健林及其家族以2150亿财富坐上了中国首富的宝座,一张口还是“一个亿的小目标”的雄心。

一年后发生了转变,表彰大会上王健林未上台引吭高歌而是听到《歌唱祖国》时潸然泪下,回顾万达艰难的2017年,自然不难发现王健林落泪的原因。

5月,万达失去大马城项目;6月,万达被证监会排查授信风险,随后遭遇“股债双杀”;此后,万达开始把万达广场与酒店打包出售给了融创与富力集团,同时抛售伦敦、悉尼等海外物业。

在2017年的互联网上此起彼伏唱衰万达,书写王健林的滑铁卢的时候,2018年初万达推出了“左拥”腾讯“右抱”阿里的两手重磅交易,教科书般的把万达的化危机变成转机。

左拥腾讯:

万达商业净化股东结构,共谋“新零售”

2016年9月,由于估值过低,万达商业完成私有化,在H股退市。据当时万达方与参与私有化投资人签署的对赌协议,万达商业承诺不迟于2018年8月31日在A股IPO,否则万达集团需向投资人回购全部股权,且承担10%~12%的年息,本息合计300亿人民币左右。

在2018年初,距离对赌时间还有七个月时间,万达商业回归A股的计划还不明朗,深处危机的万达更是雪上加霜,倍感压力的王健林必须未雨绸缪,在之前的年会上,他就已经透露,“万达商业H股退市资金有了可靠方案”,并计划用两三年时间,将企业负债降到绝对安全水平。

1月29日,万达商业宣布,由腾讯、京东联合苏宁、融创等投资者共同组成财团投资340亿元收购万达商业14%的股份,而这部分股份是万达商业从 H股退市时引入的投资人所持有的,此次套现成为偿还投资人资金的有力保障。

虽然交易了部分股权,但是此次交易非但解决了资金上的燃眉之急,同时也净化了股东的结构。更重要的是,加入战略投资的腾讯、京东和苏宁帮助万达打造线上线下融合的“新消费”,成为加快万达转型的一次重要的机遇。

截止2017年底,万达商业持有已开业商业面积3151万平方米。作为全球规模最大的实体商业巨头一直就在谋求转型,甩掉重资产的地产商“帽子”,想要进军电商。

早在四年前,万达就联合百度腾讯合资的O2O万达电商(又称“腾百万”)成立,万达占70%股份。当时腾讯明白做电商并不容易,放弃了自己的电商业务,进而通过投资的方式参股京东,而百度正忙着布局自己全资收购的O2O平台百度糯米。显然,联手腾讯和百度只是万达的一厢情愿。

缺乏互联网基因的万达旗下推出的飞凡,一推出就不受到腾讯和百度的待见,说好分别持股15%的腾讯和百度,并没有在微信入口和搜索给予导流资源的支持。

事后万达披露的信息显示,腾讯百度并未投入任何资金,只是给老王个面子跑来站台,顺便“吓唬”一下马云。

王健林当年线上线下融合的畅想,在2016年被马云和雷军说成了新零售,逐渐成为这两年的热词。2017年,在互联网的上流量入口已经瓜分几乎完毕,以阿里和腾讯代表的互联网巨头的竞争日益加剧,开始从线上的竞争延续到线下,展开了新零售的竞争。

2017年,阿里又先后斥巨资入股银泰、联华超市、新华都、高鑫零售,腾讯也不甘示弱接连注资唯品会、永辉、家乐福、海澜之家。全国拥有235个的万达广场是众多城市的重要商业中心,年客流量达31.9亿人次,这些正是优质线下流量入口。

腾讯此次入股万达商业,找到和占有了最佳的流量入口,使得在跟阿里的竞争中获得优势。而万达也解决自己资金的燃眉之急,更能在腾讯、苏宁、京东的帮助之下,更好的实现万达商业向互联网转型,并为转战A股做背书。

在万达和腾讯的合作之后,个别媒体将此解读为万达在互联网巨头“新零售”的竞争中“选边站队”。

对此,万达集团表示:纯粹从公司商业利益出发选择合作伙伴,万达仍然是万达商业控股股东,并拥有线上线下融合发展的主导权和决策权,不会“选边站队”,也不会做伤害其他方利益的事。

除了书面上的声明,一周之后万达在行动上也表了态。

右抱阿里:

引入战略支撑,防止复牌股价大跌

2月5日,阿里巴巴、文投控股以每股51.96元收购万达集团持有的万达电影12.77%的股份。其中阿里巴巴出资46.8亿元、文投控股出资31.2亿元,分别成为万达电影第二、第三大股东。

牵手腾讯之后,又牵手阿里,由此可以看到王健林作为一个企业家的果断和睿智。万达集团虽在公告上表示,此次重现引入股东并非单纯回笼资金,而主要是战略的合作。

作为中国电影院线的头把交椅,万达院线的业务一直运营良好,2017年营业收入132亿元,会员数量突破1亿。但是众所周知,去年万达集团出现了一些困难,王健林虽然实施了一系列的重磅举措,但还是深受影响,比金钱更重要的还是稳定人心。

自去年万达电影7月份停牌以来,已经超过了银监会规定停牌不超过半年的期限,重组后复牌在即。就像是乐视网复牌之后,连续11个交易日跌停,市值跌破200亿。王健林显然看到了这些,如果重组方案仍只是普通资产注入,即便能通过监管方审查,届时复牌,必定深陷大跌。

因此在考虑重组之时,必须是那种能带来长期支撑体系、且能与其产业地位、资源高度互补、匹配的战略伙伴,入局的互联网巨头阿里巴巴正是如此。

阿里大文娱,包括阿里影业、优酷、UC、阿里音乐、阿里文学、阿里游戏、大麦网等业务版块,其中阿里影业是以互联网为核心驱动,拥有内容生产制作、互联网宣传发行、IP授权及综合运营、院线票务管理及数据服务的全产业链娱乐平台,其旗下淘票票是国内最大的在线票务平台之一。

阿里巴巴将利用大数据及内容网络平台,支持万达电影发展。最重要是马云和王健林除了都喜欢唱歌,还有个共同的目标就是做文化。王健林曾说过企业最高的境界是经营文化,马云则力推电商和文娱的结合,并在双11身体力行的拍了个电影。

阿里从某种角度来讲更需要万达,2016年,万达院线曾因高管跳槽华谊,而对其进行的“排片排挤”,就连背靠华谊的大导冯小刚的电影《我不是潘金莲》也受到排片受阻,只能在微博上吐吐槽。由此可见,院线作为是整个影视产业的终端出口处于至关重要的位置。

阿里影业也曾布局院线,在认购大地影院10亿可转债此前,其已投资了广州大地影院、广宇长城沃美院线。但是,这样的渠道扩张短期内无法实现,而且价格十分昂贵,收购杭州星际影院就花了1亿元。在去年的上海电影节,阿里影业就明确表示减少院线的投入。

此时万达电影伸出了橄榄枝,516家全国各地最顶级的影院,且均位于万达商业所覆盖的各城市核心商业区,出资不到47亿就能获得7.6%的股份,比起投资电影,投资院线收益更加稳定,还能在资源上形成互补,对阿里而言是个不错的买卖。

阿里影业在《摆渡人》《微微一笑很倾城》等主控项目失利之后,2017年下半年,阿里影业逐渐把工作重心转向影视行业的基础建设,转做行业的“水煤电”。

可以看到2017年,阿里影业并没有声势浩大的发布片单,而是参与了22部电影的发行,其中不乏《一条狗的使命》《战狼2》这样的成功案例。此次,已经拥有大地等院线的阿里影业又有了万达的资源,线上线下的强强联合的宣发能力让许多企业望尘莫及。

2017年,淘票票在猫眼和微影合并之后,再次落后心有不甘,阿里影业董事长兼CEO樊路远表示,2018年是淘票票的全力进攻期,今年目标是成为中国电影行业最大的在线票务平台。如今绑上万达的院线资源,淘票票的市场扩张也更有了底气。

此次牵手另一个看点就在电影衍生品,阿里影业日前整合了授权宝、阿里鱼,将阿里系在IP衍生服务领域的两个产品集结至阿里影业;万达电影则在2016年以2.8亿美元全资收购时光网全部股权,后者在衍生品已有多年积累。

中国的衍生品市场才刚刚起步不久,还拥有宽广的市场潜力。双方的强强联手拥有线上线下的优质渠道,对衍生品市场而言是一大利好。

而另一个入局者文投控股具有国资背景不可小觑,它的控股股东为首都文化创意产业重要的投融资平台。影业所属的文化产业早已是国家极为重视的领域,长远考量,王健林想让中国的影视文化“走出去”,万达的视角找到国资背景十分重要。

牵手文投控股不但能消除监管的压力,融入一个大国主流文化观念的规则,更能获得一些便利。同时还能在院线加盟、影视投资、线下实景娱乐等诸多方面召开合作。

结语

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改革开放十四年,这样的事例不胜枚举,如今,正处在风口浪尖的贾跃亭正是一个活生生的事例。而同样面对危机,王健林力挽狂澜,充分展现了一个企业家的智慧和果断。

面对互联网上此起彼伏的揣测,他始终临危不乱,避免发声,与媒体打口水仗。

而是用行动说话,通过抛售核心重资产解决资金问题,加快了轻资产转型的步伐。

在不偏不倚的与腾讯和阿里这样的巨头合作中,万达明确不站队,始终保持自己的主导和自主权,为我所用,展现了企业家精明的商业智慧。

牵手腾讯和阿里,与其说是万达的一场自救,其实更可以看作是一场巧妙的转身。


0/300
内容不能少于5个字符!

扫一扫关注我们

扫一扫关注我们

万达左拥腾讯右抱阿里,王健林如何化危机为转机?

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Morketing原创首发,作者:Bob,转载请联系:liuxingang@morketing.com

在中国众多的企业家中,除了马云之外,最会唱歌的那就属王健林了。在2016年的万达年度表彰总结大会上,他唱了一首《一无所有》在网上广泛流传。也就是在那一年王健林及其家族以2150亿财富坐上了中国首富的宝座,一张口还是“一个亿的小目标”的雄心。

一年后发生了转变,表彰大会上王健林未上台引吭高歌而是听到《歌唱祖国》时潸然泪下,回顾万达艰难的2017年,自然不难发现王健林落泪的原因。

5月,万达失去大马城项目;6月,万达被证监会排查授信风险,随后遭遇“股债双杀”;此后,万达开始把万达广场与酒店打包出售给了融创与富力集团,同时抛售伦敦、悉尼等海外物业。

在2017年的互联网上此起彼伏唱衰万达,书写王健林的滑铁卢的时候,2018年初万达推出了“左拥”腾讯“右抱”阿里的两手重磅交易,教科书般的把万达的化危机变成转机。

左拥腾讯:

万达商业净化股东结构,共谋“新零售”

2016年9月,由于估值过低,万达商业完成私有化,在H股退市。据当时万达方与参与私有化投资人签署的对赌协议,万达商业承诺不迟于2018年8月31日在A股IPO,否则万达集团需向投资人回购全部股权,且承担10%~12%的年息,本息合计300亿人民币左右。

在2018年初,距离对赌时间还有七个月时间,万达商业回归A股的计划还不明朗,深处危机的万达更是雪上加霜,倍感压力的王健林必须未雨绸缪,在之前的年会上,他就已经透露,“万达商业H股退市资金有了可靠方案”,并计划用两三年时间,将企业负债降到绝对安全水平。

1月29日,万达商业宣布,由腾讯、京东联合苏宁、融创等投资者共同组成财团投资340亿元收购万达商业14%的股份,而这部分股份是万达商业从 H股退市时引入的投资人所持有的,此次套现成为偿还投资人资金的有力保障。

虽然交易了部分股权,但是此次交易非但解决了资金上的燃眉之急,同时也净化了股东的结构。更重要的是,加入战略投资的腾讯、京东和苏宁帮助万达打造线上线下融合的“新消费”,成为加快万达转型的一次重要的机遇。

截止2017年底,万达商业持有已开业商业面积3151万平方米。作为全球规模最大的实体商业巨头一直就在谋求转型,甩掉重资产的地产商“帽子”,想要进军电商。

早在四年前,万达就联合百度腾讯合资的O2O万达电商(又称“腾百万”)成立,万达占70%股份。当时腾讯明白做电商并不容易,放弃了自己的电商业务,进而通过投资的方式参股京东,而百度正忙着布局自己全资收购的O2O平台百度糯米。显然,联手腾讯和百度只是万达的一厢情愿。

缺乏互联网基因的万达旗下推出的飞凡,一推出就不受到腾讯和百度的待见,说好分别持股15%的腾讯和百度,并没有在微信入口和搜索给予导流资源的支持。

事后万达披露的信息显示,腾讯百度并未投入任何资金,只是给老王个面子跑来站台,顺便“吓唬”一下马云。

王健林当年线上线下融合的畅想,在2016年被马云和雷军说成了新零售,逐渐成为这两年的热词。2017年,在互联网的上流量入口已经瓜分几乎完毕,以阿里和腾讯代表的互联网巨头的竞争日益加剧,开始从线上的竞争延续到线下,展开了新零售的竞争。

2017年,阿里又先后斥巨资入股银泰、联华超市、新华都、高鑫零售,腾讯也不甘示弱接连注资唯品会、永辉、家乐福、海澜之家。全国拥有235个的万达广场是众多城市的重要商业中心,年客流量达31.9亿人次,这些正是优质线下流量入口。

腾讯此次入股万达商业,找到和占有了最佳的流量入口,使得在跟阿里的竞争中获得优势。而万达也解决自己资金的燃眉之急,更能在腾讯、苏宁、京东的帮助之下,更好的实现万达商业向互联网转型,并为转战A股做背书。

在万达和腾讯的合作之后,个别媒体将此解读为万达在互联网巨头“新零售”的竞争中“选边站队”。

对此,万达集团表示:纯粹从公司商业利益出发选择合作伙伴,万达仍然是万达商业控股股东,并拥有线上线下融合发展的主导权和决策权,不会“选边站队”,也不会做伤害其他方利益的事。

除了书面上的声明,一周之后万达在行动上也表了态。

右抱阿里:

引入战略支撑,防止复牌股价大跌

2月5日,阿里巴巴、文投控股以每股51.96元收购万达集团持有的万达电影12.77%的股份。其中阿里巴巴出资46.8亿元、文投控股出资31.2亿元,分别成为万达电影第二、第三大股东。

牵手腾讯之后,又牵手阿里,由此可以看到王健林作为一个企业家的果断和睿智。万达集团虽在公告上表示,此次重现引入股东并非单纯回笼资金,而主要是战略的合作。

作为中国电影院线的头把交椅,万达院线的业务一直运营良好,2017年营业收入132亿元,会员数量突破1亿。但是众所周知,去年万达集团出现了一些困难,王健林虽然实施了一系列的重磅举措,但还是深受影响,比金钱更重要的还是稳定人心。

自去年万达电影7月份停牌以来,已经超过了银监会规定停牌不超过半年的期限,重组后复牌在即。就像是乐视网复牌之后,连续11个交易日跌停,市值跌破200亿。王健林显然看到了这些,如果重组方案仍只是普通资产注入,即便能通过监管方审查,届时复牌,必定深陷大跌。

因此在考虑重组之时,必须是那种能带来长期支撑体系、且能与其产业地位、资源高度互补、匹配的战略伙伴,入局的互联网巨头阿里巴巴正是如此。

阿里大文娱,包括阿里影业、优酷、UC、阿里音乐、阿里文学、阿里游戏、大麦网等业务版块,其中阿里影业是以互联网为核心驱动,拥有内容生产制作、互联网宣传发行、IP授权及综合运营、院线票务管理及数据服务的全产业链娱乐平台,其旗下淘票票是国内最大的在线票务平台之一。

阿里巴巴将利用大数据及内容网络平台,支持万达电影发展。最重要是马云和王健林除了都喜欢唱歌,还有个共同的目标就是做文化。王健林曾说过企业最高的境界是经营文化,马云则力推电商和文娱的结合,并在双11身体力行的拍了个电影。

阿里从某种角度来讲更需要万达,2016年,万达院线曾因高管跳槽华谊,而对其进行的“排片排挤”,就连背靠华谊的大导冯小刚的电影《我不是潘金莲》也受到排片受阻,只能在微博上吐吐槽。由此可见,院线作为是整个影视产业的终端出口处于至关重要的位置。

阿里影业也曾布局院线,在认购大地影院10亿可转债此前,其已投资了广州大地影院、广宇长城沃美院线。但是,这样的渠道扩张短期内无法实现,而且价格十分昂贵,收购杭州星际影院就花了1亿元。在去年的上海电影节,阿里影业就明确表示减少院线的投入。

此时万达电影伸出了橄榄枝,516家全国各地最顶级的影院,且均位于万达商业所覆盖的各城市核心商业区,出资不到47亿就能获得7.6%的股份,比起投资电影,投资院线收益更加稳定,还能在资源上形成互补,对阿里而言是个不错的买卖。

阿里影业在《摆渡人》《微微一笑很倾城》等主控项目失利之后,2017年下半年,阿里影业逐渐把工作重心转向影视行业的基础建设,转做行业的“水煤电”。

可以看到2017年,阿里影业并没有声势浩大的发布片单,而是参与了22部电影的发行,其中不乏《一条狗的使命》《战狼2》这样的成功案例。此次,已经拥有大地等院线的阿里影业又有了万达的资源,线上线下的强强联合的宣发能力让许多企业望尘莫及。

2017年,淘票票在猫眼和微影合并之后,再次落后心有不甘,阿里影业董事长兼CEO樊路远表示,2018年是淘票票的全力进攻期,今年目标是成为中国电影行业最大的在线票务平台。如今绑上万达的院线资源,淘票票的市场扩张也更有了底气。

此次牵手另一个看点就在电影衍生品,阿里影业日前整合了授权宝、阿里鱼,将阿里系在IP衍生服务领域的两个产品集结至阿里影业;万达电影则在2016年以2.8亿美元全资收购时光网全部股权,后者在衍生品已有多年积累。

中国的衍生品市场才刚刚起步不久,还拥有宽广的市场潜力。双方的强强联手拥有线上线下的优质渠道,对衍生品市场而言是一大利好。

而另一个入局者文投控股具有国资背景不可小觑,它的控股股东为首都文化创意产业重要的投融资平台。影业所属的文化产业早已是国家极为重视的领域,长远考量,王健林想让中国的影视文化“走出去”,万达的视角找到国资背景十分重要。

牵手文投控股不但能消除监管的压力,融入一个大国主流文化观念的规则,更能获得一些便利。同时还能在院线加盟、影视投资、线下实景娱乐等诸多方面召开合作。

结语

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改革开放十四年,这样的事例不胜枚举,如今,正处在风口浪尖的贾跃亭正是一个活生生的事例。而同样面对危机,王健林力挽狂澜,充分展现了一个企业家的智慧和果断。

面对互联网上此起彼伏的揣测,他始终临危不乱,避免发声,与媒体打口水仗。

而是用行动说话,通过抛售核心重资产解决资金问题,加快了轻资产转型的步伐。

在不偏不倚的与腾讯和阿里这样的巨头合作中,万达明确不站队,始终保持自己的主导和自主权,为我所用,展现了企业家精明的商业智慧。

牵手腾讯和阿里,与其说是万达的一场自救,其实更可以看作是一场巧妙的转身。